地水鸞宮明月姬(已完結) 作者:桂圓八寶


地水鸞宮明月姬

內容標籤:布衣生活

搜索關鍵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很神奇的文= =角色們都相當奔放,奔放到...讓人無語的地步。
你沒看錯,此文確實沒放文案。我也知道這樣實在看不出來這文走怎樣路線,所以放了幾段上來~

~~~~~~

  美人終於是打了個哈欠,微微睜開眼晴:「咽?你怎麼會到這兒來?」
  越信一聽她說話就有氣:「我的地方,我不能來嗎?」
  「哦哦。」美人沒心思跟他爭,迷迷糊糊地往外走。
  「你去哪兒?」真是沒王法,好歹他也是個皇帝。
  「撒尿。」美人回過頭,很認真地問他,「一起去?」

  「不要。」趙信怒,別過臉不理她。


(AMO:我說美人你也矜持點吧Orz)

~~~~~~

  美人被他閃閃發亮的大眼晴盯得吞回去半截話,忍不住轉過頭問趙信,「為什麼要帶個尚書?」
  皇帝出門,不應該是帶大內高手嗎?
  「他武功也很好,可以兩用。」
  「像這個?」美人舉起一支雙頭毛筆。
  「咽咽。」趙信點頭。
  顧雲深流淚,他在至高無上絕代風華天仙化人威震九天的皇帝眼裡就是一支雙頭毛筆。
  「很罕見的。」美人安慰他,但是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因為實在是沒什麼用處。」
  顧雲深的淚流得更凶了。


(AMO:你好可憐喔(同情摸摸))

~~~~~~

  在大宋皇朝如果不知道皇上,那說明你實在是孤落寡聞,但要沒聽過信陽王的話,你的問題就比較大了,不是瘋子就一定會是傻子。
  信陽王短短二十五年簡直是一部奮鬥傳奇。
  不要問「王爺也需要奮鬥嗎」這種傻話,皇帝自己也窮得很,顧不上這幫八桿子打不著的親戚。
  信陽王很顯然是他們的楷模。
  「據說信陽王現在的愛好是往水井裡丟金錁子。」
  「呃?升級了,他以前比較喜歡扔銅子兒。」


(AMO:這個世界王爺富得流油,皇上卻吃苦浴貧)

~~~~~~

  那人不出聲,整個世界都是靜的。
  這山這水這人,都像是畫,美到了極致,未免不真實。
  許久之後,魚桿一甩落到了地上,侍從忙撲過去撿起魚,捧在手裡金光閃閃,竟也是純金制的。
  侍從跪在地上:「謝王爺賞。」
  顧雲深看得目瞪口呆。
  細看才發現,湖裡其實是潛著人,拿著純金制的魚在下面游動。


(AMO:是有沒有這麼凱?!)

~~~~~~

  「王爺為什麼要丟我?」
  「不知道。」美人聳肩,「從以前就是那個死脾氣。」
  「以前以前?」
  「以前我跟他陪皇上讀書。」
  顧雲深等了半天沒有下文:「後來呢?」
  「就完了。」
  「才不信。」
  「愛信不信。」


(AMO:美人你真剽悍=_=+)

~~~~~~

  忽然門吱呀一聲被輕輕推開,兩名相貌如出一撤的宮裝少女提著燈籠進了屋,盈盈拜下身去:「娘娘,王爺請您到喚海樓上一聚。」
  顧雲深微蹙了眉頭:「這是什麼道理,大半夜的,孤男寡女成何體統。」
  少女一笑:「相爺這話說得真有意思,您跟娘娘呆在一起,就不是孤男寡女了?是您不是男的,還是娘娘她其實不是女的呀?」
  「放……放肆!」
  「再說了,我家王爺只是怕娘娘身上的疹子症狀更重了,叫郎中配了些藥,讓她去診治一下而已。」
  另一名少女又接下去:「就不知道相爺您的腦子轉到哪兒去了,聖人說過,淫者見淫,難道相爺滿心想的就只有男男女女這件說不出口的事?」

  顧雲深無言以對,蹲到角落裡去對手指:「那不是聖人說的,聖人才沒說過這話。」
  美人被他們押著,大半夜裡往高樓上爬。


(AMO:侍衛也無恥就算了,連侍女都犀利得要人命~這世界好瘋狂)

~~~~~~


看到傻了我~>_<

撐到第十一章有點暈眩,這篇暫時擱下,我看別的文調整身心去~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