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閱讀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若有人知道作者是誰以及首發處網址在哪,煩請告知~感謝)

1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葉萋萋剛滿10歲,聰明美麗已經在江南傳遍。從15歲開始,門檻已被絡繹不絕的媒人踏爛。如果你看到某一天江南的很多才子遍及大街小巷,那肯定是葉萋萋出外的日子。葉萋萋就像江南那青青小湖早上帶著露水的荷花,嬌嬌羞羞帶著清澈的美麗。
  葉萋萋嫁給風的那一年18歲,花苞像要綻放。
  不用形容風的諸般好,因為他娶的是江南最美最有才氣最
  巧的葉萋萋。嫁給風後,葉萋萋才成為一朵完全綻放的花朵,他們是當時最相愛的一對。
  「連就連,你我相約定百年。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風寫下這些,畫上葉萋萋的圖像。葉萋萋常常配上江南的小調吟唱,在自己的畫像旁加上風的模樣。
  「自古紅顏多薄命。」沒有等到百年,甚至沒有等到97歲,葉萋萋病倒了,自此一病不起。風奔走全國為她求醫尋藥,但仍然沒有挽留住葉萋萋。
  葉萋萋走的那天,面容蒼白。她叫:「風。」風含淚:「連就連,你我相約定百年。」葉萋萋接上:「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風,我等你。」風大叫一聲:「萋萋!」葉萋萋含笑逝去,面容瞬間嬌俏無比。
  那時候社會流行續絃,但風拒絕接受任何一個女人。風迅速消瘦,不到三年時間,他便一病不起,且拒絕任何治療。臨去的時候,他對床邊的家人說:「萋萋恐怕已等我太久。別為我傷心,我是極為快樂的。」風走的時候面容竟是幸福無比。

那是江南傳唱很久的故事。
  奈何橋畔,陰風陣陣。美麗女子葉萋萋孤身等待。只願見你,何懼一切險惡?
  風來的那天,葉萋萋單薄如紙的身體一下豐盈,奈何橋上那天下的是江南深情的雨,那是湖上荷花幸福的淚。
  風和葉萋萋轉世的那一天,兩人相約:「堅決不喝孟婆湯!」他們要做生生世世相愛的人。
  但是他們當時是怎麼也想不到,奈何橋上艱難地等待已把葉萋萋前世的靈氣消磨完。他們仍是以為自己的來生仍然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他們來到人世間的時候是公元1981年。葉萋萋出生在中原冬季的一天,風出生在東北秋季的一天。
  葉萋萋出生的那一天,瞪著一雙圓圓的眼睛到處尋找著,最後發現了一大群陌生的人,她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今生。「我終於又要和風在一起了。」她禁不住笑了起來。
  產床邊的人全部嚇了一跳。她聽到一個頭髮灰白的老太太說:「一個長的像個醜八怪的丫頭,還晦氣地不哭卻笑,是不是一個妖邪。」葉萋萋想起來了,剛出生的嬰兒是要哭的,她開始張著嘴發出沒有眼淚的乾嚎。可是她又聽到那個老太太說:「一哭更醜。」
  前世的絕代江南美女剛來到今生,沒有受到任何歡迎。
  今生的葉萋萋有一個奇怪的名字:桑上。所有的人都覺得這個名字很奇怪,她也是不懂。剛開始的時候她對這個名字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但是她上小學的時候有調皮的男生叫她:」桑上,桑上,日本鬼子。嗚嗚~」所有的人都笑。桑上很傷心地回到家裡,問給自己起名字的媽媽:「為什麼我叫桑上?」媽媽答:
   「隨便取的,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別緻,普通的女孩要想出眾只有在名字上巧了。」
  桑上傷心地第一次在鏡前看自己的臉,不見記憶中驚人的美麗,只是普普通通,眼睛大大但是不見往日的靈氣,平淡的五官平淡的氣質。就是在那一刻起,她才真正把自己當作桑上而不是葉萋萋。「她是江南不俗的荷花,我是中原平凡的草啊。」
  可是,風,你能認出我來的,是嗎?
  桑上資質極為普通,她學習很刻苦,但是成績並不出眾。初始,她適應不了,常常會想把自己生活中的一切破壞掉。但是她常常在最孤苦的時候想到風,想到前生的種種幸福。「我要努力使自己做到最好,我要做風的葉萋萋。」她是一個勤奮的乖女孩。
  讀書讀書再讀書,她的生活似乎就是這些,期間她也很想學一些其它方面的才藝,但是學了幾天就遭到全家人的抗議,桑上無疑做什麼都是沒有天賦的。在太多的挫折面前,桑上學會了一笑來保護自己。她開始什麼都不想,只有風是她單調夢境中一個帶有一點點顏色的夢。

2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她的成長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炫耀的事情,也沒有什麼荒唐的事情,她平平淡淡地長大了,對於別人只是一個淡淡的影子。
  高中畢業後,她的成績不好也不壞,因而她考的是一個不好也不壞的醫學院。
  桑上喜歡這個眾樹環繞下的學校,喜歡穿著白大褂的感覺。她在這裡仍然是一個不引人注目的女孩,只到大學快畢業的時候她的塌實為她贏得了過硬的醫學知識。
  桑上常常會想起風,很想很想知道那個男孩如今可過的好,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樣苦苦尋找著對方。
  和醫學院相鄰的是一個名牌大學,那裡的學生很喜歡到醫學院來,因為醫學院有很好的體育場地。那些渾身冒著臭汗的男生,有時候會衝著那些文文靜靜地穿著白大褂的女孩喊:「ppmm,我受傷了,給我上一些藥吧。」然後看著那些紅了臉的女孩哈哈大笑。桑上從來就沒有遇見這種情況,因為她走過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實在空白。
  但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桑上認識了那個大學的一個女孩。
  那是一個剪著短髮,穿著一身男孩子衣服的女孩,有明亮的放肆的眼睛。
  她跳那個很高的欄杆的時候摔傷了。她仰著頭,看那高高的欄杆,罵:「該死。」齜牙咧嘴。
  桑上走到她的旁邊,將她扶起來,將她領到自己的宿舍,為她很快的處理的受傷的地方。
  在桑上默默地做這些的時候,那個女孩只是帶有好奇地直直地看她。然後說:「你處理這些很有水平啊。」桑上笑了一下。那個女孩臨走的時候,伸出手說:「我是蘭。」「我是桑上。」
  就這麼很簡單的,桑上認識了那個叫蘭的女孩。
  蘭經常到醫學院看桑上,還總是喜歡勾著桑上瘦小的肩招搖過市。她將桑上介紹給自己的同學的時候興高采烈:「這是我的第10個老婆桑上。」桑上在別人大呼「蘭你好花心」的時候安靜地笑,平淡地笑,給人留不下什麼特殊的印象。
  很多年以後,桑上回憶起她和蘭的這段很明亮的友誼,仍然會止不住的感動。
  桑上大四那年的聖誕節,蘭來找她要她參加他們學校的聖誕舞會。桑上本是不熱衷於這些的,但是因為蘭,她勉強地去了。
 她本想一個人找一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喝一杯苦苦的茶的,但是蘭沒有允許她做這些。她牽著她,到處為她介紹著:「這是我的大老婆,這是我的第十個老婆。」
  桑上見到了蘭的前九個老婆,一個個都很漂亮。桑上不斷地笑著,乏的要死,但是蘭卻拉著她到處驕傲地介紹:「有了桑上啊,我再也不娶別的小妾了。」
  當桑上終於忍不住向蘭提出抗議「蘭,我累了」的時候,蘭拉著她的手在人群裡很拚命地擠:「沒什麼沒什麼,再給你介紹最後一個人。」桑上只有無奈地搖頭。
  「哈哈,桑上,這就是我要給你介紹的最後一個人。」
  桑上的目光突然呆滯,前塵往事在腦中清楚地出現。她彷彿看到了揭開紅蓋頭看到風的那一瞬間風的溫柔的目光。
  桑上直直地看著那個帥氣的男孩。「桑上,這是我們最厲害的mm殺手,宇。」蘭的聲音從遙遠地地方穿來,似乎經歷了一世又一世。
  「宇,這是我的好老婆桑上。」
  宇哦了一聲,很淡地伸出手:「你好。」
  桑上的喉嚨乾澀,她聽見自己低低但是熱烈的聲音:「我認識你的,你還記得我嗎?」
  蘭和宇都吃了一驚。宇轉過頭,揶揄地看蘭,蘭問:「桑上,你怎麼了?」桑上仍然固執地看著宇:
  「我很早就認識你,你難道真的忘了?」
  遠處跑來一個女孩,「宇,我們去跳舞啊。」
  宇看了看桑上:「對不起,我想你認錯人了。
  桑上直直地看著那個像風的男孩牽著那個漂亮的象前世的葉萋萋一樣的女孩。蘭在她的耳邊說:「那是我們學校最漂亮最有才氣的女孩潔,她和宇是公認的天造地設的一對。」桑上不說話,蘭問:「桑上,你怎麼了,你今天有一些怪。」
  桑上搖頭:「不,不是的,他們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在宇旁邊的應該是我。」
  蘭驚訝地看她淚流滿面地離去

3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從此以後桑上象換了一個人,她經常獨自一個跑到宇經常去的地方,看宇打球,潔是宇的觀眾。桑上很多次勇敢地上去和宇搭話。「宇。」剛開始宇還很耐心地看他一眼,次數多了,他便不耐煩起來,他總是在桑上還沒有開口的時候叫潔:「潔,我們走。」把桑上獨自拋下。
  但是桑上卻是少有的固執,她像一個陰魂一樣跟在宇和潔的後面,受著他們的侮辱。每一天晚上,桑上都對自己說:「堅持啊,想想奈何橋上等風的艱辛。」
  桑上開始引人注目,但是那是帶有侮辱性的引人注目。蘭無數次地罵桑上:「你怎麼變成這麼一個不知道自重的人。」桑上沉默著。蘭在一次次對桑上暴跳如雷後對桑上徹底失去了信心。她最後一次找到桑上說:「桑上,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理由,但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桑上,你多保重。」桑上一直微笑著聽蘭講完這些,但是當蘭徹底在她的視線消失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地哭了。
  後來,桑上宇潔蘭他們都畢業了,畢業沒多久,宇和潔就結婚了。
  那一天,桑上第一次喝了酒,將自己灌的不醒人事。意識失去的最後一剎那,她聽到自己和風在奈何橋上鄭重地說:「堅決不喝孟婆湯。」
  桑上再也沒有涉足宇的生活,她進了一家很好的醫院,象從前那樣很本分地做自己的事.
  不是說很多出色的成績都是先天條件很好的人做出來的。漸漸的,桑上明白了這個道理。因為她的勤奮和她對世事的淡然,她開始在業務上慢慢露出頭角,到她30多歲的時候,她已經成為很有名的大夫了。
  桑上仍然是不漂亮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的,唯一不同的是她在穿上白大褂的時候身上的謙和很強烈的表現出來。
  桑上不再考慮感情的問題,她的心就像沙漠。
  桑上在28歲的時候曾經遇見一個25的男人,他從見桑上的第一面開始就約桑上喝茶送大把大把的玫瑰。桑上喜歡泡很苦很苦的茶,喝茶的姿勢憂傷的凝滯,桑上不喜歡那鮮紅欲滴的玫瑰,可是面對那個男人的固執她卻不知道如何拒絕。
  男人在他28歲的時候要桑上嫁給他。正喝茶的桑上說了一句:「不可能。」轉身離去。
  那天晚上桑上對著窗外的月光,整夜無眠,她想到了也是一個月光清冷的夜晚,風溫柔地為她披上一件衣服,愛惜地說:「萋萋,注意身體啊。」有風在的夜晚,清冷的月光也變的溫暖。再想起那個固執的男人,她苦笑:我的心是漫無邊際的沙漠,點滴的水又怎麼能濕潤?
  桑上以為那個男人會徹底地死心,但是她錯了。他仍然還會邀請桑上去那個她最喜歡的地方喝她最喜歡喝的茶,只是再也不送玫瑰。
  在桑上思念一個人堅持獨身的時候,他也在愛著桑上堅持獨身。
  其實他是一個不錯的男人,找一個很好的女孩做妻子是很容易的事情。桑上有時候會勸他:「為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他回答:「見你第一面的時候我把我的一生都考慮好了。」桑上無言。可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向他解釋自己與風前世那深厚的愛情。
  39歲那年,桑上遇見了很長很長時間沒有見面的蘭。蘭帶著自己的女耳到桑上所在的醫院看病。蘭的變化很大,人有一些發福,曾經明亮放肆的眼睛被眼影遮蓋,曾經短短的頭髮也留長燙的卷卷的。桑上剛開始的時候是沒有認出來她的。

直到蘭身邊的小女孩叫:「媽媽,我不要打針。」倔強的聲音給桑上熟悉的感覺,剛要離去的她回頭,仔細看那個小女孩:短短的頭髮,明亮的放肆的眼睛。
  桑上問:是蘭嗎?話一出口,已是有淚流出。蘭驚訝地看她:桑上。她清晰地叫了出來。和先前說話的世故的圓滑的語調已是不同。「是,我是桑上。」蘭的眼睛頓時一亮,厚厚的眼影遮不住明亮和放肆。兩個人站在當地,臉上都流著淚,卻是一動不動。「媽媽,這就是你常說的桑上阿姨嗎?」小女孩的聲音讓她們終於忍不住抱在一起哭泣。
  走出醫院的時候,蘭問:「桑上,去喝什麼?」「媽媽,桑上阿姨應該還是喜歡喝苦苦的茶。」蘭的女兒接口。蘭和桑上相視一笑。

4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蘭過的很幸福,嫁了一個愛自己同時自己也愛的男人,然後又有一個很像自己的女兒。
  桑上看著幸福的蘭,想起宇,想他也應該是很幸福,也有一個很像潔的女兒吧?

第一次邂逅蘭的時候,桑上一直沒有提宇,儘管看著那個像極了過去的蘭的那個小女孩,她不停的想宇和潔的幸福的生活,但是她什麼也沒有問。她記得大學和蘭的分開就是因為宇,蘭在很多的地方瞭解她,但是唯有在愛情方面蘭永遠也不可能瞭解。奈何橋上等宇的漫長的日子有誰能瞭解?宇呢?宇能瞭解嗎?
  桑上開始和蘭恢復了以前的交往,但是蘭不再是那個眼睛明亮放肆的女孩,她也再也不會在大庭之下勾著桑上的肩說:「這是我的老婆。」桑上喜歡蘭的那個眼睛放肆的女兒,那個有著過去蘭太多影子的女孩剛開始的時候叫:「桑上阿姨,陪我去......」她常常在放學的時候一個人跑到桑上所在的醫院,看桑上平靜地做著高難度的工作,然後在桑上下班的時候纏著桑上要她陪著自己做一些私人的事情。當她逐漸和桑上很熟悉的時候,她開始叫:「桑上,今天我們去......」
  蘭聽到這樣的話總是批評女兒:「不懂事啊,桑上是你叫的嗎?」而桑上卻在聽到這樣的稱呼的時候眼睛有潮濕的感覺。那個14歲的女孩喜歡在大街上很大人氣地挽著桑上的胳膊,很平等地和桑上爭吵著一些問題。
  蘭常常很忙,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讓她步履匆匆像一陣風,所以她是常常沒有時間陪桑上說話喝茶。蘭看著桑上很抱歉:「哦,桑上,對不起啊,太忙了。」
  桑上微笑著搖搖頭。當蘭看到自己的女兒大聲很自然地叫:「桑上」的時候,她又抱歉地對桑上說:「桑上,她被我們寵壞了。」桑上又搖頭笑,一臉的風清雲淡。但是當她轉身離開蘭的時候臉上卻掛了幾滴淚。
  蘭的女兒有一次問桑上:「桑上,為什麼你不結婚?」桑上說:「沒人要我啊。」女孩就很有些氣憤的樣子:「那些臭男人都沒有眼光!」桑上看她明亮放肆的眼睛,看她明淨的快樂和憤怒,有時候桑上面對那坦白的表情,會心疼地想:這會不會是將來的蘭呢?
  有一天,桑上正要和女孩出去喝茶的時候,那個一直很喜歡她的男人正好來找她喝茶,然後三個人就一起去了。
  男人說話很少,桑上的話也不多,整個喝茶的過程中就剩下女孩的聲音,她嘴巴很快地講著她身邊很多有趣的事情,桑上和那個男人就笑。但是在桑上和那個男人開口的時候,女孩就狡黠地看著他們,咧開嘴笑的很是詭秘。
  回去的時候女孩問桑上:「桑上,那個人是不是很愛你?」桑上回答:「我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桑上突然抑制不住流淚。女孩拍了拍桑上的手:「桑上,你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她說:「媽媽曾經給我講過故事,她大學的時候最愛兩個人,一個女孩一個男孩,她名目張膽地愛那個女孩卻不敢把自己對男孩的愛表現出來。可是有一天,她最愛的那個女孩卻很坦率地追那個男孩,她說她太愛他們,她受不了。桑上,你知道這個故事嗎?」
  桑上呆了,想起在那個舞會上,蘭霸道地拉著她的手在人群裡擠,蘭固執地說:「沒什麼沒什麼,再給你介紹最後一個人。」蘭說:「你怎麼變成這麼一個不知自重的人。」 蘭說:「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傷心,蘭沒有理由不傷心。
  桑上,桑上,你在固執等待自己的幸福的同時,傷害了多少在乎你的人?
  再看到蘭的時候,桑上突然不知道忙忙碌碌的蘭是不是很幸福。蘭總是很大聲的開心地笑,喜歡說:「桑上,我最滿意這樣了。」桑上總是保持微微的笑。
  有一天,桑上剛下班沒有多長時間,蘭給她打電話:「桑上,想見你。」可是,蘭卻不是在她們常常去的那個有舒緩音樂的茶館,蘭在一個充斥著喧囂的音樂和浮躁的體味的夜總會等她。蘭一杯接一杯地喝著烈性的白酒,沒有講任何理由。桑上看她,沉默。蘭說:「桑上,你怎麼不喝?」桑上仍是什麼也不說。蘭突然哭了:「為什麼我仍然愛著那個男人,為什麼該是我來愛那個不負責的男人?」桑上突然感覺心有一些緊縮的感覺,骨子裡聚集的不祥急速地擴大著。

5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她仍然沒有說話,看著蘭通紅的眼睛。「桑上,宇得了絕症啊!桑上,桑上....」桑上的心瞬間變的蒼白。「我一直愛他,很愛很愛,桑上你說你愛他,你有我愛嗎?我的愛是穿越生生世世啊。所以你愛他我才生氣。可是宇,宇呢?他和潔結婚後,我仍然愛他,不想要什麼結果。可是可是,宇為什麼總是結婚不到一年就要離婚呢?為什麼宇喜歡的都是漂亮聰明的女人?為什麼?為什麼我喜歡的男人在玩弄世間女人的感情?......」蘭抓著桑上的手,說著,然後灌大杯大杯的酒。桑上任由她抓著自己的手,任由她不停地說著,桑上不知道怎麼說,她只說著相同的一個字「風。」
  蘭喝醉了,醉的一塌糊塗。桑上攙著她,扶她走出夜總會的門。有一個紳士風度的男人說:「小姐,要不要我幫你?」桑上搖頭。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喝醉了的蘭很輕很輕。
  那天晚上,蘭就睡在桑上那小小的家裡。半夜的時候,蘭吐了,卻沒有吐出髒的東西,很清很清的水,有淡淡的清香。桑上在整理蘭吐出來的東西時,流淚了,大滴大滴的淚順著臉頰滑落,沉重地打在充滿香氣的空氣裡。
  蘭後來睡的很香甜,桑上看著她褪去濃妝的臉,一夜無眠。
  第二天,蘭醒來後第一句話是問:「桑上,我說什麼了嗎?」桑上朝著她笑了笑,很恬淡地笑:「沒有,你喝完酒就睡了。」蘭噓了一口氣。
  宇住在桑上所在的醫院,桑上去看他。
  宇閉著眼睛躺在床上。當穿著白大褂的桑上進來的時候,宇突然睜開了眼睛,但是臉上瞬間掠過的卻是失望。宇明顯的發福很多,而且臉上有很明顯的喝酒過度的痕跡。但是站在宇的床邊,桑上透過那發福的變形的臉看到的依然是以前的風,瀟灑儒雅的風,風流倜儻的風。桑上靜靜地看他,宇睜開重新閉上的眼睛,
  看到桑上,很驚訝地問:「大夫,有什麼事情嗎?」桑上搖頭:「只是看一看你的病情怎麼樣了?」宇笑:「又能怎麼樣呢?生死又怎麼樣呢?」桑上也笑:「是啊,又能怎麼樣呢?不過是生生世世的問題。」桑上轉身離開。「大夫。」是宇在叫。
  桑上回頭,恬淡的笑,恬淡的眼睛看宇。「大夫,你能不能每天過來一下。」桑仍然恬淡地笑,宇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些慌了:「你不要誤會,我有很多事情想對人說可是找不到人。」「哦。」宇抬起頭,神色竟又鎮定:「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你我有一種想傾訴的感覺。」桑上看著宇的臉,病態在他的臉上蔓延,她匆匆地點頭,然後快步離開。
  那天站在自己小小屋子的窗前,桑上的思緒裡只有那熟悉的小調:「連就連,你我相約定百年。」
  但是一週內,桑上沒有去看宇。蘭的女兒來找桑上的時候,很神秘地附在桑上的耳朵旁邊說:「桑上,你知道嗎?媽媽愛的那個人得了絕症了。」桑上問:「你媽媽最近做什麼?」女孩鼓著嘴:「媽媽好狠心,和平時竟然一點改變都沒有。」
  說完自己突然改口說:「不,也許媽媽很傷心,但是媽媽有苦說不出來。」桑上很吃驚地看那個小女孩充滿靈氣的臉,她的明亮放肆的眼睛。女孩笑:「桑上,你怎麼了?怎麼用這種眼光看我?」桑上隨手摸了一下她的頭:「小孩子,知道什麼啊。」
  距離桑上看宇一週後吧,桑上剛要回家的時候聽到有人叫:「桑上。」是宇的主治醫師。桑上的心一下收縮,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放干。「桑上,我的一個病人宇說你是他的一個朋友,他想讓你有時間陪他說說話。」桑上點頭:「知道了。」
  第二天的時候桑上去看宇,隔著透明的玻璃門,她看到宇的床邊坐著一個年輕的漂亮的女人,溫柔地喂宇東西吃。桑上轉身走了,她不知道自己存在的理由。
  但是第二天的時候,宇的主治醫師見了她仍是說:「桑上,你怎麼不去呢?」
  桑上說:「他應該有他的家人多陪伴一下。」「哎呀,說起他的家人,這個男人可真不得了。被他帥的漂亮女人都不恨他,在他生病的時候竟然一個個回來看他。做男人做到這份上......」

6 誰若97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桑上突然想聽宇講他的故事了。
  淡淡的夕陽斜斜地照進白色的病房裡,一抹殘破的金黃色在宇的臉上投下了明亮的淒涼。踏進病房的那一瞬間,桑上似乎看見穿著白長衫的風微笑地回頭,看轎簾掀開處萋萋的笑臉。桑上站在病房門口,不想移動自己的腳步。
  宇突然睜開眼睛,看到桑上,笑著說:「大夫,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桑上一笑:「你剛才睡的很好,不想吵醒你。」宇的臉上卻有驚訝的神色,他皺眉,然後說:「有一件事情我始終搞不清楚。算了,我這一生搞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

宇問:「大夫,你聽說過我的故事嗎?」桑上答:「一點。」宇看著桑上問:「哪一點呢?」眼睛裡有揶揄的神色。桑上一本正經地說:「你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宇輕輕地嘆口氣:「不知道我這一生是不是一個錯誤。」「大夫,你相信有生生世世的問題嗎?」桑上一下呆了,宇,你相信生生世世的問題嗎?但是她卻是笑的:「相信吧。」又有多少事情是可以相信,又有多少事情是不可以相信的呢?
  宇說:「假如我說我和我前世的愛人約定了今生相愛,你會不會吃驚?」桑上只說:「你講吧。」
  宇講起那個前世的故事,那個桑上在心裡溫習了很多次的故事。
  宇說:「約定了今生還相親相愛,可是,我尋找了一生,卻沒有找到她。」
  桑上問了一句:「你不是結了很多次的婚嗎?」「那是因為她們都有像她的地方,但結婚以後我發現她們都不是她。」
  病房一片沉默。
  桑上說:「我想我該走了。」
  宇說:「謝謝你大夫。以後能不能常常過來。」
  桑上溫和的一笑:「好好休息,不要亂七八糟地想很多。」
  走出醫院的後,桑上去了蘭的家裡。蘭的女兒嘟著嘴迎接桑上:「桑上,我等你很長時間,你去哪裡去了。」桑上摸了一下她的頭:「桑上去陪一個叔叔聊天了。」「是那個給你送花的叔叔嗎?」女孩的兩眼開始發光。桑上不禁笑了。
  後來桑上沒有去看宇,一直沒有,儘管宇一直捎信要她去,桑上卻總是以走不開為理由拒絕了。
  在那段時間,桑上拚命地接待著一個一個病人,她開始忙的沒有自己的一點點時間。所有的人看她那麼拚命,都勸她注意自己的身體。桑上仍是溫和到笑,卻不聽任何人的勸告。
  女孩來找桑上的時候,看到的最多的是桑上忙碌的身影。女孩不再不停地說話,有時候趴在桑上的桌上寫作業,有時候會一聲不響地看桑上忙忙碌碌。 只是有一次,在筋疲力盡的桑上和女孩一起回家的時候,女孩突然說:「桑上,我好心疼你這麼拚命地折磨自己。」
  可是,桑上心疼自己嗎?可是,她不累,真的不累。
  一天,桑上剛處理完一個病危的病人,緊接著要處理下一位的時候,她聽到一位護士說:「那個宇好像快不行了。」桑上木木地站定了,旁邊她的助手叫:「桑上大姐。」
  桑上發了瘋一樣朝宇的病房跑,那一刻,她是跑在江南草木瘋長的季節。
  宇的病房有哭聲,但是很小。放棄了治療的宇靜靜地躺在病床,眼睛空洞地看潔白的屋頂。
  桑上撲到宇的床前,宇艱難地一笑:「大夫。」桑上點頭。宇又說:「我覺得你好熟悉。」桑上說:「在你大四的時候我曾經拚命地追過你,我是蘭的那個傻忽忽的醫學院的朋友。」宇愣了一下,然後說:「對不起。」桑上搖頭。宇問:「蘭好嗎?」「好。」「麻煩你告訴她,很多的事情我是明白的。」
  宇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他環視著周圍很多張臉,對桑上說:「我唯一等待的只是她,可是她究竟在什麼地方?」桑上說:「也許是在來生啊。」宇搖頭:「我已經沒有太多的精力等到來生了,也許我將是塵埃。」桑上扭過頭,不想去看宇英俊的風的臉。
  宇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但是仍然大睜著眼睛。桑上看著他的臉,聽到周圍有人說:「宇,你就安心地走吧。」宇沒有回應,眼睛裡面是深深的兩世的寂寞,還有桑上熟悉的風的固執。
  桑上突然握住宇的手:「宇,你聽過這樣的歌嗎?」
  「連就連,你我相約定百年,誰若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桑上溫婉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蕩,那是只有宇聽懂的語言聽懂的曲調。
  宇的眼睛突然變亮,他緊抓住桑上的手很清晰地叫了一句:「萋萋。」隨後眼神渙散,喉嚨裡擠出模糊的一句話。只有桑上知道,他說的是:「錯過了一時,我錯過了一世。」桑上的淚在眼睛裡爆發,打在宇的手上。宇的眼睛慢慢閉上,臉上有淡淡的笑容。
  宇走了,桑上仍然忙忙碌碌地做著自己的好大夫,臉上仍然是大家都熟悉的謙和的表情。
  三年後,蘭病重。臨走的時候對桑上講了她自己的故事。
  她說:「桑上,你知道嗎?你在奈何橋上等的時候,很多的女魂從你身邊過,沾了你的靈氣和你對風的愛。我固執地不喝孟婆湯卻折磨了自己一生。桑上,如果在大學的時候知道你就是那個孤零零等待的女孩,說什麼我也要幫你成全啊。」
  蘭臨走的時候眼睛明亮放肆。
  蘭死後不久,桑上結婚,伴娘是蘭的女兒。
  那個女孩眼睛不再明亮放肆,她尊敬地叫桑上:「桑上阿姨。」
  最幸福的是那個等了桑上很多年的男人,他擁有自己愛的。
  桑上很老的時候才退休,白髮蒼蒼的她常常和老伴去那個熟悉的地方喝茶,喜歡在草木眾多的地方散步。
  老了的桑上,眼睛如秋水般的明淨,所有的人見了都說:「這個老太太,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個絕色美女。」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完結)花行天下 作者:紫魚兒


花行天下 黃肚兜小姑娘呲了呲牙,側身撅著光溜溜的屁股,小手指向窗外黑漆漆的天空上掛著的黃亮亮的大圓盤,大吼了一聲:「日!」

「日你個頭!那是月!」綠肚兜看清了那大圓盤,憤怒地翻著白眼揮過小巴掌,「啪」正打在紅肚兜的屁股上。

一番混戰不可避免的爆發,白肚兜終於被折騰醒了,看著上空廝殺的分不清誰是誰的兩個人,嘴一咧,嗷嗷地大哭……

…………分界線…………

 

 

 

 




最近這幾篇看得我又哭又笑,如沸騰的滾漿幾度爆發。從《蛇女》開始到《花行》這裡都是。

紫魚兒的文我從《夜園》看過來,到《倦天下》再到《花行天下》。
簡單來說《夜園》講的是愛情,《倦天下》述親情,《花行天下》則為友情。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已完結)倦天下 作者:紫魚兒


倦天下 你永遠不會懂,我曾經是個孤兒,一個沒人要的孤兒。對一個孤兒來說,有什麼會比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更幸福?

如果木蝴蝶似你一抹新綠,那新綠便是天下。

……………………分界線……………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完結)夜園 作者:紫魚兒


夜園 如果我從沒來夜園,這輩子就平淡的過去了吧,即便傷了、死了,粉身碎骨了,生命中也並不會有讓我提及便為之顫抖的事情。
可我來了夜園,而夜園也讓我明白了一件事,不要試圖去選擇,因為你沒得選擇。無論你選擇哪樣,夜園都會將其擊碎,然後讓碎片裹著你沉入深深的海底,永世不得超生.

 

 

(下面是大對蝦童鞋為小眠做滴文案,偶超稀飯……)

蠶絲線,指尖針。

蜿蜒過,栩如真。

夜無眠,盼歸人。

國破家亡英雄冢,何處引精魂。

怨怨嗔嗔。

饒是她三千青絲,繡不盡這紅眠飲恨。

兒女情長,怎堪河山遠眺,袖手乾坤。

扯過萬丈紅綾,碾做身下熱血,相思啼盡。

嫁衣終成,盼只盼,再刺一副楓依木棉,暗香縈繞,離魂永隨君。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完結)我是賊婆你是王 作者:十青

 


 

我是賊婆你是王 我承認我是賊,地地道道的一個盜墓賊...

除了挖挖人家的祖墳,順手牽些好東西,自認沒有騷擾到逝者的安息,因為我出洞前都會拜別亡靈,以表誠意和歉意.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這次,我沒有濕鞋,而是直接溺水了…

 

 

 

此文輕鬆無營養路線,非正劇,盜墓情節極其手法因無法得到確著的證實所以不禁行家裡手的仔細推敲,內容極度小白,半點深度也無,只願博姐妹們一笑.

覺得好玩的看官請點(下一章),覺得無聊的請點右上角的X,謝謝大家支持...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完結)一斛珠 作者:水合


(無封面)

 

短篇集合~
內容標籤:布衣生活

搜索關鍵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章節 標題 內容提要 字數 點擊 發表時間
《卒子》
1
細濛濛春雨潤出的一個青綠江南。 1117 1328 2007-11-01 22:12:51
2
五月初五,端午節。正午。 2427 1073 2007-11-01 22:13:57
3
嚴閣老的壽宴,正值清秋佳節。 1860 854 2007-11-01 22:14:41
4
嘉靖三十七年元春,一切如常…… 963 809 2007-11-01 22:15:59
《紅忠白孝》
5
他不想一輩子在世人眼中,都只是「嵇康的兒子」。 2775 801 2007-11-02 21:15:59
6
「這是嵇侍中的血,別把它洗去……」 3277 598 2007-11-02 21:28:00
7
很多時候,下個決心只是一念之間的事 2431 500 2007-11-02 21:47:39
8
他的一生錯誤、失意,卻苟全。 2854 487 2007-11-02 21:58:33
《舊宅故事》
9
隱忍的嫉妒心所帶來的魔魘 1824 586 2007-11-03 22:32:00
10
在汪家祠堂裡,設著一尊祭紅瓷瓶。 1924 543 2007-11-04 22:09:34
11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1618 528 2007-11-04 22:14:08
12
汪家主人有一個酒窖,那裡面珍藏著的佳釀成百上千。 1259 511 2007-11-05 22:10:40
《鴉片味裡,道是豔陽天氣》
13
青寧所在的閣子,離江南貢院不遠。 3054 547 2007-11-08 22:00:51
14
青寧在懵懵懂懂間身價倍增。 3480 492 2007-11-08 22:04:37
15
平起平坐以後,她的魂也可以鑽進這小小的琺瑯盒子裡去。 2643 529 2007-11-08 22:08:33
《神話》
16
5138 223 2008-10-24 20:50:41
17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完結)墮入畜生道之蛇女 作者:司徒妖妖

 


 

墮入畜生道之蛇女 東方吉一直堅持認為自己是個幸福的孩子,即使一生下來就有先天性心臟病,可是,這樣的情況更讓她明白了父母的愛。於是,即使死亡,她也可以微笑以對,可以微笑著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尤其是有愛的人。
於是,或許是故意的,或許是當時的衝動,她將一個本該墮入畜生道的女孩兒撞入了人道,去追求與她的男孩兒許下的生生世世。
閻王說她必須要代替那個女孩兒世世墮入畜生道,她可後悔?
東方吉笑著搖頭,一如她死亡的時候那般雲淡風輕。

 

 

 

 

 

內容標籤:靈異神怪 江湖恩怨 天之驕子

搜索關鍵字:主角:東方吉(小吉) │ 配角:飛花鵁、鶄(狗兒)、羲和、式縈(獅鷹)、瓏 │ 其它:轉世為妖,蛇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江湖後男色時代    作者:戈鞅

 


 

江湖後男色時代01 江湖後男色時代02

 

這個江湖,已然進入了後男色時代。
江湖男色錄第一冊:
無垠春色惱青衣,
冬雪纏綿離碧瞳,
似此涼秋逢朗月,
夏夜逍遙醉偷心。
講的是四個人,四個江湖上最好看的男人。
真不巧,這四個男人她都認識,可是她很倒霉,都吃不著。
這四個男人,一個騙她,一個耍她,一個跟她是親戚,一個說跟她是普通朋友……
她明明不是江湖人,卻被江湖纏,她永遠都是一個人,還總被人趕來趕去的。
第一才女殷悟簫,最喜歡欣賞美麗的東西,就是命不好。



本文非NP,非H文,崇尚清水,愛好打趣。
一句話,本文素標題黨~~
本文系舊作《丐行天下》的修改之作,有根本性的的改動,所以沒有在原來的坑裡修改而是重新開了個坑,請親們諒解。原坑已鎖。

 

 

內容標籤:江湖恩怨 歡喜冤家 喬裝改扮 天之驕子

搜索關鍵字:主角:殷悟簫 │ 配角:百里青衣,尹碧瞳,喬逢朗,白燦等 │ 其它:




有點懸疑,還不錯~不過隱藏的案子似乎有點好猜?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娶妻三十六計(對酒當歌)    作者:一夢白頭

 


 

娶妻三十六計(對酒當歌)

草包美人聞玉璫的情事!


她的眼瞳越瞪越大,額上沁出汗來,有氣無力道:「我昨日還做過什麼,麻煩你跟我一併說了吧。」

「你拉著哥哥的衣襟不放,問他什麼時候娶你!」

她昨晚不但對羅夷歌霸王硬上弓,還當眾逼親?!

聞玉璫暗裡呻吟,不是吧……還有人看見了她做的糗事?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

「送到莫家村我家中。」羅夷歌不動聲色的打斷聞玉璫。

羅家?!這位姑娘和羅先生住在一起?!哇哇哇,這可是大消息,豎著耳朵聽消息的一干人等驚駭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

「今日遇上了個有意思的人。」鳳於飛漫不經心的道。被男人當街調戲也不是第一回了,可是被女人所救可還是頭一遭。他甚至知道她剛剛還跟在他身後……是擔心他嗎?這倒新鮮了。

————

溫文儒雅的溫玉公子VS風情萬種的鳳三少,真是熱鬧中的熱鬧啊!

 

~~~~~~~~~~~~~~~~~~~~~~~~~~~~~~~~~~~~~~~~~~~~~~~~~~~~~~~~~~~

本人作品一律是晉江獨家版權,任何網站、個人不得轉載。

內容標籤:青梅竹馬 情有獨鍾 天之驕子 三教九流
搜索關鍵字:主角:羅夷歌,聞玉璫 │ 配角:鳳于飛及其他七娘中的人物│ 其它:腹黑,妖孽,七娘

 

 

俺又施展追追大法到處亂連文章了~XDD這篇啊我翻個第一章,立馬就知此篇的前傳《七娘》,女主肯定穿越來滴=_=+我雖然文章看不多,可穿越文累積起來也算不少了,因此萌生穿越雷達第六感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不過大概是穿越文差不多膩了(啊,《七娘》的封面圖片我倒喜歡,改天再放),也或許是阿璫的個性敞亮的教人欣賞,總之我沒跑去看前傳,先翻了對酒當歌瞅瞅~

 

阿璫的草包不是小白那款,而是與琴棋書畫樣樣皆通的七娘相比,她書「拿」久了會睡著,唯一拿的出的武技尚可技壓群芳。因此~說是草包也沒錯啦~換個方法說就是瘋江湖走五湖交友滿天下的爽利美人~我喜歡這樣的娃!所以淡定收書籤啦~

 

嗳~後面變得越來越小白了,感情上的進展看不出怎麼穩的兩人很快就合好了,接著就是劇情推動我推推推...推得還真拖泥帶水不咋的~後面沒啥好看了,就阿璫在筵上重挫北纖南陽這段爽些,其他實在~不看也無差=.=+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隻前夫一台戲    作者:電線


 

兩隻前夫一台戲1

 

兩隻前夫鳴翠柳,一行媒婆上青天。

男人心,海底針,撈不上,猜不透。

都說是千里姻緣一線牽,不想,這根線牽得不牢靠,斷了,絆得我好不慘烈。再拴上一根,又斷了,斷得我只剩下一抹渣渣。

我不由深思,究竟是這紅線太殘次,還是這月老不靠譜?

 

 

兩隻前夫一台戲2

感謝無為童鞋親自操刀製作的左上角古香古色的封面,拜謝知秋大人ps的唯美華麗封面!我心蕩漾啊!另外,小緒大人也手繪了Q版妙妙,稍後放送上來給諸位大人觀看。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歡喜冤家 天作之和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妙 │ 配角:裴衍禎,宋席遠,等 │ 其它:電閃雷鳴



文章名挺俗,不過女主很有趣~表面淡定的那種XDD明明一乖乖蹲家什麼都沒做的娃,偏偏遇上這般離奇又離譜的事~我好喜歡妙妙的心音阿~跟表面一個反差哈哈>﹏<

很冤家很有趣的輕喜劇~主角之外的配角們某個程度上挺天兵~屬於推動劇情式+維護主角式的甘草人物XDD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國師季小碗   作者:水月飄零


國師季小碗1 小碗是個幸福的姑娘。

她家不是名門大戶,但是爹爹有房,房裏有院子,院子裏有池子,池子裏有蓮花。

她有城裏男子中第一大美人的爹,女子中第一大美人的娘。

還有個雙胞胎的美人哥哥。

可惜了,小碗卻不是個大家閨秀。

原因呢,其實挺殘忍。

那就是雙胞胎,她跟哥哥,一個像爹,一個像娘。

可惜像娘的是哥哥,像爹的卻是她。

當時有句話很流行,那就是男子生的像女子,那就是傾國傾城,若是女子生的像男子……

那………………………………………可就要嫁不出去喽!

 

國師季小碗2

内容标簽:歡喜冤家 天作之和 近水樓台

搜索關鍵字:主角:季小碗(上官墨雪) ┃ 配角:上官墨林 ┃ 其它:微微小白,讀着開心就成

 

 

《國師》是《葡萄》的前傳,風格照樣有點小白~走到一半還有點網遊文這樣= =+

配對一女N男,NP不NP這問題作者似乎還在糾結,女主跟某兩隻的牽扯看樣子的確不好辦,就等著看後面究竟會怎樣狗血兼小白啦~(歐)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葡萄不吐皮!(已完結)    作者:水月飄零


吃葡萄不吐皮! 什麼是幸福?

幸福就是貓吃魚……狗吃肉……

不吐皮地吃葡萄………


俺寫文案無能,但是這個俺覺得是個好文,希望大大們不要因為不喜歡題目和文案,就錯過了。
喜歡本文的加群57132525

本文美男多,好男人多,結局不定是np還是1v1,請做好心理準備再看(⊙o⊙)哦

 

 

內容標籤:穿越時空 再世重生 不倫之戀 江湖恩怨

搜索關鍵字:主角:小葡萄 │ 配角:上官欽,季子茜 │ 其它:

 

本來是要看《國師季小碗》的,看了兩三章覺得不錯,是我喜歡的輕喜劇風格~於是翻翻作者專欄就跑來看葡萄了XDD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良帝寵    作者:路過而已


不良帝寵 十歲時,她不通人情事故,賣弄才學鬼話連篇顛倒黑白,最終闖下滔天大禍,被逐出京城。
七年後,她冒充郡主進京,依舊行事乖張無法無天。
太醫院聲淚俱下當眾示愛,
暖心閣胡言亂語氣暈皇上,
小王爺不能倖免,被其逼上斷袖之路……
宮女太監們看在眼裡,淚在心裡:
此女妖怪啊,變態啊,靠近危險啊!
溫公子卻抱著他的貓露出無害的笑。
驚才風逸驚天下,
溫文爾雅溫一心。
只是不知道笑容醉人的溫雅,究竟溫的是誰的心?


愛情的最高境界是什麼?——是賤!

----->不良郡主蹂躪京城四大美男。

 

內容標籤:宮廷侯爵 陰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花清閒(風采) │ 配角:玄風逸,溫雅,玄澈,東方非…… │ 其它:路過而已,輕喜劇



前面關係有點繞,後面就有清楚了~
桃花好溫柔阿~作者已經撂話說桃花才主角哩!就看收拾傷心轉移陣地的小鳥怎麼被收服啦!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秉燭游  作者:菖蒲要填坑


月黑風高送禮夜,韋長歌遇到一個人。這個人認識另一個人。另一個人認識又另一個人。又另一個人還有另一個人知道再另一個人的秘密。於是要找另一個人,先要找到另外的另一個人。
——我在胡說。
本章有關內容請複習《白玉樓》_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94909。剛聽說收藏原來可以加分,於是厚著臉皮請大家多收藏,看著分數上漲是很歡樂的一件事啊~~~

今晚不更了。明天更。

另外,本文不V。

 

內容標籤: 江湖恩怨

搜索關鍵字:主角:韋長歌蘇妄言 │ 配角:小謝 │ 其它:



看到一半忍不住上網找菖蒲的其他作品,然後終於確定兩個豬腳都男滴=_=+唉~
韋蘇的故事之前龍馬文化似乎有出版相關系列,AMO沒看~不過在找到相思門的試閱後有跑去露天翻標物,可惜有附特典都好貴~要上千阿Q口Q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纖手遮天(已完結)  小說作者:錦繡狂歡


纖手遮天   二十歲就爬到內閣首輔已經很驚人了吧?
  若說更強悍的,我想我應該是史上第一位當上駙馬爺的太子妃=_=|||
  亦或是……成為太子妃的駙馬爺?
  ——————————
  不習慣看穿越式開篇的朋友(抗雷度低的),可以選擇從第二卷「第七十二節·翰林院的小角色」開始看,相信前情的腦補是難不倒各位讀者大人的!
  ——————————
 


小說關鍵字: 太子妃,穿越,女扮男裝

 

因為萌上東宮了~趕緊跑來繼續看前傳!

十一歲就很不知天高地厚哪這娃,不僅無視強盜手上大刀氣勢洶洶跟人叫板!兼之沒有武器也要製造一把武器!外加所向披靡的飆馬技術(原來這娃這般小年紀就練得一身好功夫,佩服佩服~)!實在好個又粉嫩又惡霸又紈絝的傲嬌寶寶啊~~~~~!!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妃難求 作者:錦繡狂歡


一妃難求


  他想做大俠,想做將軍,想做富商,想做隱士,想做風流才子,想做千古帝王——
  爆!
  一旁的友人掀桌,怒指:「先當好你的皇太子!」
  唉,罷了。還是一步步來,首先把那個腹黑的太子妃追到手……

  ======================================
  加油吧太子殿下!把江山和美人一起抱回家!~\(≧▽≦)/~
  ======================================
  1.封面人物圖是布袋戲同人作品,使用前已徵得繪者同意。
  2.感謝北北幫忙製作封面!
  3.已有七十萬字完結vip文一篇,坑品優良,敬請放心收藏。
  ======================================

 

小說關鍵字: 歡喜冤家,死纏爛打的太子殿下vs腹黑淡定的「前」太子妃

 

 

呃,跟明月姬有點像...我汗。

不過幸好正常人勢力範圍比較大 (好吧,正確來說,不正常的就一名,還是天之驕子...囧)

咳,以下為節錄:

 

  東宮殿眾人開小會。

  「要引得美人青睞,還是得看殿下能否別出心裁,弄點令人傾心的玩意啊!」

  「嗯,說得有理。」

  「贈詩如何?」

  「聽說秦小姐也識字,才女心儀的,自然是殿下的文采風流!」

  「好!你們去寫,每人一首。」

  「……」你這樣的誠意,追得到冰雪聰明的秦小姐才怪。

  幾人琢磨半晌,憋不出「才華橫溢」的情詩,便分頭求援。其中一人求援到秦斯頭上,想說秦斯好歹也是當年的探花,舞文弄墨應當夠水準來著。

  秦大人特好說話,舉手之勞不會推辭,便蘸飽了墨,側頭來問:「是寫給哪家小姐?」

  「替殿下寫給貴府四小姐的!」這人剛一出口,就想抽自己一巴掌,急忙補充到,「莫要告知四小姐啊!」

  秦大人微笑,提筆成詩。

  東宮在案桌上鋪開四五首小詩,七八張散詞,一眼就相中秦斯所作的字句。他立刻自行抄謄一番,裝進信封,順便塞幾片花瓣入內,然後美滋滋地派人送去。

  那名舍人看得是冷汗涔涔。

  兩個時辰之後,東宮收到駙馬府的回信,遂自動面壁,靜待秦大人造訪抽查。

  當夜,東宮親筆寫的檢討函,不可謂不才華橫溢。

 

(AMO:啥?不懂點在哪裡?那我說--這章節名叫『 愛卿?愛妃?』。這樣,明白了吧?)

 

喵~看到第十五章。這名東宮真不讓人省事啊XDD

我一路看下來,只有一個感想:噗!這孩子真是有夠萌的啦!!東宮你怎米能可愛成這樣捏?果真是傲嬌任性愛闖禍的貓咪一枚!\(≧▽≦)/

 

不得不說,此書簡介(指上面)真夠精闢!一句話就把東宮形象展現得淋漓盡致~挖哈哈哈~~~~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水鸞宮明月姬(已完結) 作者:桂圓八寶


地水鸞宮明月姬
內容標籤:布衣生活

搜索關鍵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很神奇的文= =角色們都相當奔放,奔放到...讓人無語的地步。
你沒看錯,此文確實沒放文案。我也知道這樣實在看不出來這文走怎樣路線,所以放了幾段上來~

~~~~~~

  美人終於是打了個哈欠,微微睜開眼晴:「咽?你怎麼會到這兒來?」
  越信一聽她說話就有氣:「我的地方,我不能來嗎?」
  「哦哦。」美人沒心思跟他爭,迷迷糊糊地往外走。
  「你去哪兒?」真是沒王法,好歹他也是個皇帝。
  「撒尿。」美人回過頭,很認真地問他,「一起去?」

  「不要。」趙信怒,別過臉不理她。


(AMO:我說美人你也矜持點吧Orz)

~~~~~~

  美人被他閃閃發亮的大眼晴盯得吞回去半截話,忍不住轉過頭問趙信,「為什麼要帶個尚書?」
  皇帝出門,不應該是帶大內高手嗎?
  「他武功也很好,可以兩用。」
  「像這個?」美人舉起一支雙頭毛筆。
  「咽咽。」趙信點頭。
  顧雲深流淚,他在至高無上絕代風華天仙化人威震九天的皇帝眼裡就是一支雙頭毛筆。
  「很罕見的。」美人安慰他,但是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因為實在是沒什麼用處。」
  顧雲深的淚流得更凶了。


(AMO:你好可憐喔(同情摸摸))

~~~~~~

  在大宋皇朝如果不知道皇上,那說明你實在是孤落寡聞,但要沒聽過信陽王的話,你的問題就比較大了,不是瘋子就一定會是傻子。
  信陽王短短二十五年簡直是一部奮鬥傳奇。
  不要問「王爺也需要奮鬥嗎」這種傻話,皇帝自己也窮得很,顧不上這幫八桿子打不著的親戚。
  信陽王很顯然是他們的楷模。
  「據說信陽王現在的愛好是往水井裡丟金錁子。」
  「呃?升級了,他以前比較喜歡扔銅子兒。」


(AMO:這個世界王爺富得流油,皇上卻吃苦浴貧)

~~~~~~

  那人不出聲,整個世界都是靜的。
  這山這水這人,都像是畫,美到了極致,未免不真實。
  許久之後,魚桿一甩落到了地上,侍從忙撲過去撿起魚,捧在手裡金光閃閃,竟也是純金制的。
  侍從跪在地上:「謝王爺賞。」
  顧雲深看得目瞪口呆。
  細看才發現,湖裡其實是潛著人,拿著純金制的魚在下面游動。


(AMO:是有沒有這麼凱?!)

~~~~~~

  「王爺為什麼要丟我?」
  「不知道。」美人聳肩,「從以前就是那個死脾氣。」
  「以前以前?」
  「以前我跟他陪皇上讀書。」
  顧雲深等了半天沒有下文:「後來呢?」
  「就完了。」
  「才不信。」
  「愛信不信。」


(AMO:美人你真剽悍=_=+)

~~~~~~

  忽然門吱呀一聲被輕輕推開,兩名相貌如出一撤的宮裝少女提著燈籠進了屋,盈盈拜下身去:「娘娘,王爺請您到喚海樓上一聚。」
  顧雲深微蹙了眉頭:「這是什麼道理,大半夜的,孤男寡女成何體統。」
  少女一笑:「相爺這話說得真有意思,您跟娘娘呆在一起,就不是孤男寡女了?是您不是男的,還是娘娘她其實不是女的呀?」
  「放……放肆!」
  「再說了,我家王爺只是怕娘娘身上的疹子症狀更重了,叫郎中配了些藥,讓她去診治一下而已。」
  另一名少女又接下去:「就不知道相爺您的腦子轉到哪兒去了,聖人說過,淫者見淫,難道相爺滿心想的就只有男男女女這件說不出口的事?」

  顧雲深無言以對,蹲到角落裡去對手指:「那不是聖人說的,聖人才沒說過這話。」
  美人被他們押著,大半夜裡往高樓上爬。


(AMO:侍衛也無恥就算了,連侍女都犀利得要人命~這世界好瘋狂)

~~~~~~


看到傻了我~>_<

撐到第十一章有點暈眩,這篇暫時擱下,我看別的文調整身心去~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淫亂六扇門(兩篇完) 作者:桂圓八寶

 


 

這是一個系列故事,第一部就是大家知道的《八月桂花糖》,第二部是《天下第一賤人》,第三部……第三部先不告訴你。每個故事的主角是不一樣的。會很好玩,全部是輕喜劇風格。

《淫亂六扇門》系列是寫給磨鐵〈彩虹堂〉的約稿,請編編大人們不要再來問了。〈八月桂花糖〉會在〈彩虹堂〉的第一期登,目前已經上市啦。

 

內容標籤:布衣生活

搜索關鍵字:主角:雲八月阿衛 │ 配角: │ 其它:



這是兩篇短故事,進展很快,細節部分被落下不少,請自行用想像力補足=_=+
此文其實一點也不『淫亂』也不『六扇門』,而且頗詭異...
總之,當架空看吧~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斬春(網路完結) 作者:十四郎


斬春01 斬春02 她向來是個安分守己,責任感強烈的好人。
六歲以前以為自己要做丫鬟,於是每天練習打掃衛生。
六歲以後因著師父一句「把斬春劍給你繼承」,從此得到赫赫有名的斬春劍就成了她的人生目標。

奮鬥吧!葛伊春!
那些情情愛愛,都是浮雲啊浮雲~~
斬春,到底是斬斷了誰的春天?


說明:本文不會入V。

內容標籤:江湖恩怨 歡喜冤家 情有獨鍾 陰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葛伊春 │ 配角:楊慎,舒雋,晏於非,墨雲卿,文靜,很多很多 │ 其它:


開頭有點小膩,女主展現『天真』的部分有些假,其他還行。

我對『變身』梗還是滿期待的~想當初我也曾是這種夢幻的小女生阿~(煙)

 

《斬春》比起《琉璃美人煞》筆調弱了許多,沒那麼細緻,不過仍可看看。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與子歸 作者:卿妃


當與子歸阿歸阿歸,快快附耳過來。你你,跑什麼!在你心中,你威武高大氣宇不凡的爹是那種為了半碗米飯欺騙親生女兒的人麼?

乖女兒,可憐你老爹昨兒剛被那母老……不不,是被你娘她進行過愛的搓板教育。你就長點孝心,乖乖過來吧。

話說,我們余家家訓可是傳女不傳男,江湖人人欲知的不二秘聞~

啥?你個不孝女竟敢懷疑你老爹,你爹我當然是男的,男的!傳女不傳男,那個…呵呵,做人要懂得變通,咱余家人最擅長的就是這點了。

嗚~~~肉拌飯真好吃~~~

阿歸乖,乖,千萬不要跟你娘告狀。爹可是拿千金不換的余氏家訓跟你「換」的糧食,說到底你是不虧反賺啊。

夫…夫人……原來你一直在啊……

群:尼姑庵 49016571(進門請叫「尼姑是總攻」,嘿嘿)


內容標籤:江湖恩怨 天作之和

搜索關鍵字:主角:上官意,余秭歸 │ 配角: │ 其它:



這篇還不錯。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大概是才看過《閒雲公子》的關係吧,總覺得有些地方有雷同到……不過只是設定上,而且僅一點點,就當作巧合吧(煙)

阿阿~~天龍山那一票師兄師弟好寶阿XDD還是灰長護短的好兄長~~
噢噢,真是超、可、愛~~\(≧▽≦)/大推第二卷第一章~阿歸在天龍山的少時生活~喔耶!

放幾個我很心動的節錄~齁齁齁~~


  「師兄你也來洗衣服啊。」
  
  傅六溫善一笑,蒼白的手指探入水中,忽地——
  
  「沒…咳……沒事……」消瘦的臉上透著一絲病態的紅暈,傅六的身子劇烈顫動著。


  「師兄你身子不好,下什麼冷水。」
  
  「真的…咳…不礙事……咳咳」
  
  「師兄的衣服給我吧。」 小人兒不由分說地搶過。
  
  「咳…咳咳……那就麻煩十二了。」


(AMO:老六就你最陰險。可是好可愛~)

~~~~~~~

  公認的死魚眼微微一瞥。
 
  忘拿衣服了。
  
  自浴桶裡起來,健美的身子泛著水光,他裸身走了出去。

  
  「九…九師兄!」

  衛九面無表情地看去,只見小呆子像吞了蛋似的瞪著他。
  
  目光慢慢下移,他看著自己胯間的某物,終於明白了。
  
  取出一套乾衣,他毫不遮掩地換上,而後拍了拍發愣的小人兒。

  
  「『幼鳥』也有長成的一天。」



(AMO:虧得一張好臉皮,糟蹋阿糟蹋~)
(AMO:其實這段真的很純潔。可是結合後~面的出場方式就變得很不純潔了)
(AMO:大哥你真淡定~相信十二八風吹不動功力(被迫)又將更上一層樓鳥)

~~~~~~~

  「六師兄早。」
 
  傅咸含糊應了聲,欲接過老幺遞來的湯麵,卻被人橫空奪「愛」。
 
  嚴重的起床氣讓原本溫良的臉覆上了一層陰影。「上官意,你來得也太早了吧。」
 
  「傅兄沒發現麼,昨夜在下就宿在府上。」公然挑釁一家之主的威信,上官意愉悅地抬抬眉。
 
  竟然趁他忙得顧不著家的時候——

  眼刀剛要飛出,卻瞥見某個習慣裸睡的死魚眼就這麼走出房門。

 
  「老九!」筷子啪地折斷,傅咸怒吼道,「給我打!」

 
  一腔熱血正無處發洩,荀刀猙獰一笑,回身將沒睡醒的死魚眼踹進房裡,而後——

  關門大戰!



(AMO:噗!老兄你真是露鳥露上癮了是吧?)
(AMO:爹真不是人當的~尤其管天龍山的更是~XDD)
(AMO:老八恭喜你終於找到藉口幹架了)

~~~~~~~

  「老幺。」
 
  「嗯。」她含糊地應了聲。
 
  「那個孩子走之前托我轉交給你一樣東西。」

  滾啊滾,銅板在木桌上發出清脆的嗡鳴聲。

  「那孩子想讓天老爺不再哭,還請大俠收下定金,幫他完成心願。」
 
  老宅安靜了。
 
  眾所周知,讓徐惡官六「根」清淨的正是一枚小小銅錢。而在坊間,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義士則被老百姓們親切地稱為——
 
  銅板大俠。


  房裡,死魚眼推開呆住的老八,自動自覺地穿起長褲。


(AMO:這名稱有夠俗XDD不過人家特徵就銅板,不稱銅板好像也不能稱其他什麼~)
(AMO:末段是配合上面那段看滴~XDDD)

~~~~~~~

其實阿歸家的大瘋跟母老虎的相處也很不賴~大瘋爹有夠亂七八糟~不正經到很對我的點哪~~~~XDDDD


噯...連《一鳴天下》也看到了啊...還有那個....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