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地一聲,有東西自衣服夾層滾出。

無力的睜開細長迷茫的雙眼,恍惚回神。一時間想不起自己身在何處。

雜亂的黑髮擋住視線,交織編成的繁密細網彷彿隔開她與另一端嘈吵,熟悉的粉色繡樣在越見朦朧的目光中晃動。

口微啟,只能張開不能抿閉,幾乎未見動作的一開一闔吐出連自己也不曉得在說什麼的言辭,當她發現自己怎麼也無法看清那人的表情,從唇角流洩而下的心情頓時轉為無法言明的悲涼哀絕。

滴聲落下,如那人每次甜膩的輕語軟軟熨燙在額心時,同樣揚起她胸間的漣漪。

美好的回憶讓她神色柔緩,她下意識的摩搓指腹,還留戀嗎?指間依稀留著那賽若玉脂的撫觸,正當她因陷入瑰麗的夢境而

沉醉,堂上卻驚聞一聲啼泣,她一震,眼前又揭開下一幕現實交錯。黃鶯般嬌脆的熟悉女嗓滲入惹人心憐的慟,泣喘著語焉不詳的告罪疾呼是她的錯、是她的不是。她怔然聽著與自己記憶中不符的片段,夾雜眾人紛紛勸惜的撫慰話語,極其兩端的解釋與附和如銳利尖矛喥地刺進腦袋,讓她忽然分不清,是眼前的荒謬情狀還是腦海飛騰的混沌思緒所刺激,不知何處生來的力氣凝聚在不斷湧出滑液的喉口,幾欲破閘而出──

有人卻阻止了她。

「月芙,不要。」低低的懇求,乾啞微哽的澀語很輕,卻刮人脾肺。

心跳猝然加劇,速度快得讓她不停抽喘。方才身軀中極度拉扯緊繃的弦頓時鬆開,她腦中一片空白,玉碎的念頭被更滾燙的冀盼取代,讓困乏只餘睜眼之力的肢體再度因渴望而掙扎蠕動,她想抬頭再看一眼,只要一眼……

屋中空氣彷彿瞬間凝滯,在知覺頓入迷霧前,耳畔輕悄悄地拈下那人最後一聲,她卻來不及明白的低嘆。

想懂,來不及。

想讓她懂,機會卻從指間溜走。

痠疲失采的眼眸為一隻大掌覆下。他模糊的低喃,妳懂,妳不懂……他心痛的看著昔日溫柔揚笑的唇片如今乾枯剝落全無血色,像冬夜凋零的落雪,最終只能無聲無息地讓黑夜攫奪,徒留嘴角勾起的弧度劃下一地心酸與不甘。

 

 

 


 

為什麼……寫得像GL?!(血狂噴)明明不是這個打算的~~真的~~~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