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偶然在ISBN搜尋到的,官網還沒未放消息~>.<



《有女舜華》名字看不出來寫誰呢,我期待是聶家西門家的故事喵XDD


不過《有女舜華》四字看久了還真有那麼點熟悉感,到底是哪裡的印象咧~??(暈,我這腦袋真廢)

從網路上看到消息,說『舜華』和『洵美』皆出自詩經鄭風《有女同車》所以!!AMO感覺十一郎可能性大些啊!XDD想當初看到這兩隻的出現我就很萌十一的貓兒眼喏~


不過,裡面還有個詞『瓊琚』。

王小澐同學對這句也是挺愛恨交加的~如此...也有可能是車豔豔+何哉?(我本身對這對沒啥興趣,不過看到有人提出...唔,我覺得可能性似乎不高(言下之意:我寧願看別對看新人~))


內心OS:不過舜華舜華舜華...感覺不是在看聶家時才有這兩字的印象耶。偏偏實在想不起來在哪看到...齁~真的老了>X<



決明的出書速度向來很快,品質卻仍一如既往的好~看她的書會讓人很開心,心情時時是晴天^_^

即使偶有小虐把人虐得主角要死不活、讀者也死去活來,最後的大結局都能力挽狂瀾逆轉乾坤~實難不大聲叫好~(說了我範圍寬,只要狗血小白程度別太超過我都能接受的,而決明這款離我底限很遠很遠~)


《琢寶匠》看樣子是秦關的故事~我喜歡他!>////<bb目前嚴家當舖裡我最萌的就他!!公孫謙第二古初歲第三,阿那個赫連瑤華是根本沒排上號~

不喜歡朱子夜,私心希望女主是別人~那款女人有啥米好愛的,咱家秦小關沒有她也沒差!再說還有外面飢渴一批狼在等著咧~(指向外圈狼眼亮亮綠光森森的眾支持粉。(秦關:不,在下消受不了(抖~)))




《有女舜華》應該是七月就會有消息了~《琢寶匠》麼,左右不出七、八月吧~不曉得這回會看到怎樣的故事呢,真期待^口^若有新消息,就再上來公佈囉!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人
  • 分享

    有女舜華 / 于晴

    「咦?他又來?」舜華傻眼。

    「小姐,尉遲少還在廳裡等呢。管事大人跟少爺都出門了,那……要怎麼辦才好?」婢女七兒問道。

    還能怎麼辦?直接說白起不在家,請這位與白起哥齊名的京城四季改日再訪,這種話舜華以前也說過,但她人微言輕,這位尉遲少不肯買帳啊。

    那,白起哥剛出府提親去,差人去追一追?

    「少爺是去提親了,不能讓他錯過吉時的……」七兒低聲提醒。

    「我早就知道了。」舜華瞄她一眼。她不傻,早就偷看到他刻意捲起的金紅線。她想了一下,試探地問:「請他在廳裡等著?」

    「尉遲少說,貴客來訪,主人理當親自待客,眼下白府若是無主,他便即刻離去。」

    「……這話好耳熟呢。」嘴角偷偷翹起。

    「這半年來尉遲少來了好幾次,只有一次是遇上少爺在府裡。其它時候都用這一套說詞來逼小姐待客呢。」七兒抱怨道。

    「七兒,這個逼字,妳用得真好。」她時常待在床上,因此她的睡房不但日照通風是府裡最好的,也比一般閨房寬敞一倍有餘,簡直是自成一間小小宅,用來待客絕不寒酸。於是,她掩去心喜,道:「那就照舊吧。」

    「是。」七兒差人將南臨屏風移到她的床前,遮去她嬌弱的身影,再將待客桌椅挪到屏風之後。

    「小姐,如果不是全京城都知道尉遲少癡戀戚公子的意中人,奴婢真以為他對妳有意思呢。」

    「這種話還是別亂傳的好。」舜華先把謠言扼殺在她的房裡,以防將來還真的傳出尉遲恭喜歡上絮氏舜華這種不實消息呢,雖然,她也有點懷疑這位尉遲少對她有些不軌心思。

    七兒瞧見舜華正讀得津津有味的《京城四季》,掩嘴笑道:

    「小姐還沒看完吧?這一回四位名少的故事可精采了呢,這書可千萬不能讓他們發現,要不,隨便一家名門富戶找人抄了書舖子,以後京城百姓就再也沒好樂趣了呢。」

    舜華失笑:「這書舖子背後也不知是什麼靠山,居然能在這四人的眼下躲過。我瞧,這書舖子的內幕也是京城人最想知道的呢。」她瞄瞄婢女在屏風後的待客桌上了茶食與熱茶。

    她好嘴饞啊。北瑭京城好吃的點心樓都在尉遲家的名下。這位尉遲少來訪時,總會送來一些剛做的新鮮點心,但北瑭階級分明,主子不在,這種點心也不可能賞給下頭人,她體虛也碰不得,自然……就是入他自己的口腹了。

    他有他名門富戶的堅持,她也有她小小的變動。她說著:「可以請尉遲公子進來了。」眼睛細細掂了掂數量。男人食甜少,晚些等七兒送他離去時,她照以前那樣奔下床及時塞塊糕,七兒應該看不出吧?

    思及此,她心裡笑開花,每每這人來訪,她最期待的就是他帶來的茶食。

    未久,珠簾被掀動,隔著屏風,她隱約可見高大的身影進房。

    「舜華小姐。」男人有禮地打招呼。

    「尉遲公子,家兄今日不在府裡,你若有事……」可以留下茶食,自行離去追人吧。

    「既然白起不在府裡,尉遲就在此等候吧。」

    「那就請坐吧。」她暗自扮個鬼臉。

    截至目前為止,一如先前他每次來訪的模式。她想,接下來就像往常那樣,在彼此有一搭沒一搭間到最後她熬不住打盹來結束他今天的拜訪吧。

    曾有一度,她懷疑他心懷不軌,對她別有目的。但,每次一搭一聊,他目光沒有亂移,也沒有偷窺她的打算,要說他對她有異想,誰信啊!

    「舜華小姐近日身子可好些?」

    「好……非常好呢。」她笑答著,與他閒聊實是她個人生活大樂趣。

    「難得聽小姐聲氣充沛,想來是身子真好些。」

    那聲音清清冷冷,配上《京城四季》裡所言,尉遲恭性冷不討女人喜,還真有幾分真實性呢。舜華翻了翻手裡的《京城四季》,翻到最後一頁:尉遲恭癡戀伊人,舜華夜宴赦家伶。

    她偷偷瞄了眼屏風接縫後的英挺男子。明明容色煥發,怎麼卻只有單戀別人的份兒?

    《京城四季》以章回手法專述北瑭京城四少的八卦,每月定期出書,至今出了半年左右,她手裡正是第六冊。

    這四大名少正值風華;崔家舜華,白家白起,尉遲恭以及戚遇明,被京城百姓統稱「京城四季﹂。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大膽私下印刷,連環爆著他們一舉一動,徹底滿足她這種小老百姓窺視大人物的欲望。

    眼前的尉遲恭據說暗戀戚遇明的意中人,她曾探過白起哥的口風,就連不太在意其他人私事的白起哥,也沉思片刻承認尉遲恭好像有那麼點意思。

    祕聞啊祕聞,《京城四季》裡書寫的八卦居然有九成真,從此以後她奉《京城四季》為神典,每月出書重複拜讀,絕不遺漏一字一句。

    只是,她還有那麼點點疑心。他身形拔長,衣著不俗,玉容俊朗,人雖冷些、沉默些,但她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配角的主兒。

    她又掩不住好奇偷偷看去。果然,他好看的臉龐撇向另一頭,完全沒有偷看她的打算,真是良君子,但她是小人,早就忠於八卦心把他看個仔仔細細。

    英俊的公子爺,讓她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多吃兩眼豆腐不打緊的。

    她看過的人不多,但她基本審美很正常。白起哥有南臨人的血統,面貌偏秀雅,要是來個美男子選拔,白起哥絕對在榜上頭幾名,而這尉遲公子有北瑭的勃勃英氣,劍眉朗目,丰姿朗朗,必能在榜上與白起哥一搏。

    她就真搞不懂,他怎會輸給其他人呢?難道那個戚遇明比他更神威?

    內幕就在眼前,她實在心癢難耐,遂試探地說道:

    「尉遲公子,我聽說北瑭京城四大家,除我哥與你外,還有戚遇明、崔家小姐,不知道戚公子是怎樣的人呢?」

    他往這頭的屏風看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她生得醜嗎?這麼怕看她?

    「小姐對他感興趣?他性子剛直,對姑娘家來說卻非良人。」他淡聲道。

    哦哦,露餡了露餡了!這是削了皮後明明白白的妒忌啊!舜華心裡激盪,彷彿眼前正在上演活生生的京城四季。她本以為自己心跳會加快,可是她情緒是激動,心跳仍是很平緩……緩到讓她快感覺不到,她撫撫胸口,隨即拋諸腦後,繼續引導話題,她道:

    「聽說戚公子有位意中人叫伊人,一年前在戚家主辦的春神日上扮演春神,想必伊人姑娘天姿絕色了?」

    「唔,是吧。」

    這麼冷淡?舜華有點憋氣,想著如何把八卦從他嘴裡挖出點小道消息來,又道:

    「聽說當時春神出了點問題,尉遲公子在場,怎麼沒有及時救人呢?」

    「在下救了人。」

    有救成?怎麼《京城四季》裡說救成伊人的是戚遇明,而尉遲恭錯失良機?

    正是尉遲恭次次錯失良機,才落得配角的份兒啊!

    她為他感到不平,一時隨口道:

    「崔家小姐也是四大家之一,要輪到崔家辦春神,想是驚豔京城了。」

    「舜華麼?不驚嚇京城就夠了。」那語氣竟有幾分異樣。

    明明他嘴裡唸出來的舜華是指崔舜華,她卻有剎那錯覺是在對她說。她微地一愣,抬眼往屏風後看去,他正不經意往這看來。

    雖然彼此看不真切,但舜華還是略略吃驚。《京城四季》是不是錯過什麼了?這位尉遲少與崔舜華之間是不是有沒挖出來的深層大祕聞?

    「時候到了,去找白起回來吧。」他閉上眼,平靜道。

    她滿面詫異。

    他朝在旁的婢女七兒道:「我有急事尋白起,妳去將他找回來。」

    「可是……少爺去提親了啊。」七兒輕聲道。

    「舜華小姐也知道白起去提親了?」他轉向舜華。

    她含糊應了聲,道:「尉遲公子有何要緊事?何不親自去柳家找他?」

    「若是我去柳家尋他,這事就再也不重要了。舜華小姐還是速叫人去吧,就說,是他心尖上比提親更重要的事,此番錯過,一生遺憾。」

    舜華一頭霧水,仍是跟婢女七兒道:

    「既然尉遲公子如此說,妳喚個腳程快的僕人去找少爺回來吧。」

    七兒領命退出房門。

    「小姐可見過柳家千金?」屏風後的尉遲恭慢條斯理地問,聲調是天性的冷,但,有他刻意加上的和氣。

    舜華答道:

    「聽說柳家小姐貌姿天仙,溫良端莊,舜華一直無緣得見。」

    「貌似天仙,溫良端莊啊……」

    她張大眼。這口氣分明有鬼啊!她耳朵長長,巴不得聽出一些小道消息,但她又很快捂住耳。不成,這亂了套,《京城四季》裡明明寫他癡戀戚遇明的意中人伊人,柳家小姐何時又蹚進這渾水裡?這不就成了鐵四角?這人怎麼三心二意,要是敗壞柳小姐名聲,白起哥怎麼辦?

    「當年令尊收養白起,不就是打著他與絮氏舜華結親的主意麼?」

    她聞言一呆。
  • 喔唷?楔子這麼快就出來啦@0@

    看樣子是《就是皇后》的續集阿喵~雖然猜錯了,可也不錯喵(憨)

    amoamoamo 於 2009/07/01 16:02 回覆

  • 路人
  • 分享

    有女舜華 / 于晴

    1

    她叫絮氏,舜華。

    絮氏,在幾百年前富甲天下,祖先個個不脫金商之名,歷久不衰。

    但,正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樹大招風啊。在絮氏後人稱之絮氏黑暗時期的康寧帝時代,鄰國西玄有學士徐直曾著不公諸於世的爛書一本,據說書名是《論四國四姓一家親之可能性》。

    當時天下四大國,除北瑭、西玄外,尚有南臨與靠海的大魏相互制衡,四大國書字相通,語言只差在腔調上的細微變化而已,故當時西玄徐直曾道:大魏許姓、西玄徐姓、南臨胥人、北瑭絮氏,極有可能曾是一家人,更甚由此延伸在不知幾百年加幾百年前,四姓一家,四國不曾分裂過。

    直白點說,四國本是一姓天下。

    既是一家親,絮氏自有可能是久居在北瑭的間諜。當年的康寧帝是出了名的多疑君主,從此對絮氏有了戒心,不但將絮氏一族召至京城監視,在北瑭與大魏最慘烈的那一役裡,他聽聞西玄徐達乃不死之身,唯有同家血脈人才能將她置死,因此,康寧帝迫使絮氏暗殺西玄徐達,以證明絮氏的忠心。

    絮氏乃一介商家,哪懂得暗殺?絮氏一族早在北瑭深耕上百年,即使想撤出北瑭,也早就被盯得死牢。當時絮氏家主親自上陣,勾結大魏官員,遠弓射殺西玄徐達。

    西玄徐達,未死。

    絮氏家主以及一干絮氏重要人物在北瑭歷史上以暴斃之名病亡,北瑭花了長達二十年的時間接收絮氏大半的產業。

    從此絮氏衰敗,人丁凋零。

    幾百年後的舜華,自是無緣當年絮氏金商的盛況。現在的絮氏,只是一戶微不足道的京城小富家,比不得那些名門富戶;時間也帶走人們對當年絮氏曾有的記憶。

    舜華還記得,小時候親親爹爹喜歡拉著她一塊罵:去他的徐直。

    北瑭罵人,總是喜歡直率地罵:去他的某某。好比,小時候,她生親親爹爹的氣時,會罵「去他的親親爹爹﹂;她爹生氣罵人時,就是「去他的徐直﹂,徐直徐直,每一個絮氏之後都在詛咒罵她,罵到幾百年後的現在,只剩最後一個絮氏︱就是她,絮氏舜華。

    她想,等她這一生結束後,地府裡的徐直終於可以鬆口氣,這世上不會有人再把她罵得狗血淋頭,也不會再有人記得北瑭曾有一個風光到四國商家都眼紅的絮氏金商,徐直與絮氏的仇,可以因此完結,如此……也是甚好的結局。

    唔,也許她的哥哥白起,會在初一、十五稍稍惦記著絮氏。

    當年親親爹爹收養他時,為的就是想讓後人記得這世上曾經有絮氏的存在,以及,能夠讓她一生無憂無慮,至少在她死前都能快快樂樂的。

    親親爹爹與白起哥一直暗自認定她活不長,但她怎麼看鏡裡的自己,都覺得是個長壽綿綿相。事實上,她自覺身子愈來愈佳,從以前很容易生病到現在只是體虛難得下床而已,她堅信接下來她將會比北瑭任何女人還強壯,並且未來光明無比的燦爛。

    所以,親親爹爹死前逼白起哥允諾照顧她一生一世,最好讓她也跟著姓白的那種渾話,她想,她就不必太認真看待了吧。



    年輕的男子輕輕推門而入。他秀容偏俊美,外衣華麗曳地,眼裡有著幾分銳氣精明,他低聲問著婢女七兒:「小姐今日身子如何?」

    「小姐今天精神甚好,一碗白粥吃得一口不剩呢。」七兒如實稟告,同時偷瞄著男人不知有意還無意捲起的外袍寬袖,袖緣隱隱可見金紅繡線。

    北瑭有個百年習俗︱男子前去心儀姑娘家裡提親時,必在外衣寬袖邊上繡著金紅雙色以表一生真心。

    那,果然沒錯,少爺今天真的要去柳家提親了。提親是要搶吉時的,怎麼還來小姐這裡?是不是該將這事回告柳家小姐呢?

    白起沒把這婢女的小心思放在眼裡。他撩過串串珠簾,目光落在床上養病的人兒。他如夜月的秀容一愕,快步上前笑道:

    「舜華,妳氣色果然好太多。」

    舜華微微笑道:「哥,你一個月沒來看我,當然不知道我氣色好很多,我想,今天再睡上一場飽覺,明天就能下床在府裡亂跑亂跳呢。」

    她這信心不知打哪來的,他失笑,黑眸透著無比喜悅,略帶歉意道:

    「我這陣子是忙了些,等過些時日我騰個午后,咱們兄妹倆好好下一盤棋。」

    他還是有些不可置信,輕觸她暖暖額面,確定她不若以往冰涼,氣色也不像前陣子那般虛,心裡不由得大喜。

    「這大夫,該賞。」他溫聲由衷道。

    「該賞的是姐姐啊。幸得她推薦名醫,舜華這些時日才能轉好。」她語氣頗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她也甚是滿意這條大家之路她走得十分成功。

    「姐姐?妳哪來的姐姐?」

    舜華彎著嘴角,道:

    「姐姐跟嫂嫂對我來說,意義都一樣!哥今年不小,該娶妻了,我這小姑一直巴望著柳姐姐進門,我好有個伴。哥,今年年底前有沒有可能呢?」她鼓勵著,當真巴望著,甚至,如果有前例,她一點也不介意代兄娶妻回來。

    她面色懇懇,極力詮釋一個大度心胸的小姑角色,就盼他能開誠布公地攤開談。

    白起沒如她願,面色仍溫柔著,目光卻冰冷地瞥了眼不敢抬頭的七兒。

    「這大夫醫術如何?」

    「是名醫!」七兒插嘴:「很有名的名醫呢!」柳家小姐特地請來的大魏名醫,她想補充這句,但在白起的厲目下又收了回去。

    白起尋思片刻,下意識揉著舜華的頭髮,不經意瞥見她枕下書角,一時好奇,俯身欲抽。她心跳漏了一拍,雙手急忙壓住書冊。

    他挑眉,對上她有些慌亂的目光。

    「這是什麼書?」他眉目染上真正笑意。仗著他男人力大,硬是將那本書舉了起來。舜華伸長雙臂緊緊扣著書頁,不讓他有翻開的機會。

    他瞄她一眼,意味深遠地唸著書名:

    「《京城四季》?這是什麼書,怎能讓舜華妳這麼緊張呢?」

    「我哪緊張,我是……是想這是描寫京城四季美景的書,北瑭京城四季多彩繽紛,各有千秋。哥經年在外走動,對這種書沒有興趣,不如留給舜華打發時間吧。」

    他故作考慮,片刻終於鬆了手,她立即將書死死壓在胸口前。

    他內心好笑,也不點破那本《京城四季》他早看過。那種道人閒話的書,根本不值一看,但她喜歡他也不會阻止。舜華本質甚佳,小時她爹差點把她塑造成一個口沒遮攔、動不動就罵去他的某某的粗魯小姑娘,還好,他來了,多少看管著。如今她有名門富戶的小姐氣質,不損古老的絮氏之名,他也算有些功勞吧。

    他猶豫一陣,終於開口:「舜華,我……」

    來了!她早就準備好了!舜華屏息,同時微調面色表情,準備竭盡全力歡欣鼓舞慶他婚事,以免白起哥又當起縮頭貝殼,一句話也不肯坦白。

    「少爺,時辰快趕不及了。」門外管事低聲提醒著。

    白起及時住口。

    舜華剎那猙獰了。隨即,她笑道:

    「哥要說什麼?」快說吧快說吧!你個性好強又愛護名聲,直白地說就是超級愛面子的男人,拜託你快說吧!我……也想下床吃你的喜宴啊,假裝瞞在鼓裡很辛苦耶!她最不會作戲了啦!

    「……我有急事,晚些再跟妳說。等我回來,妳可不准睡,再多陪我吃碗夜消白粥吧。」他笑著。

    她的頭瞬間暈了暈,開始懷疑在白起哥喜宴那天,賓客在前頭吃富貴鮑魚魚翅,她還得假裝什麼都不知情,繼續躺在床上喝廚房送來的蒼白沒味小白粥。

    至少……給她換成肉末粥吧。

    白起替她拉好被子,又見她面色略白,心憐道:

    「瞧,才說好些,又不舒服了。」

    我是讓你氣的……她憋著氣,不理他。

    這有些孩子氣的舉動總在她大方的閨秀氣質間流露出來,白起往日看見時只覺有趣,但此刻一見,忽而有些失神。

    「舜華,妳還記得北瑭京城裡另一個崔舜華麼?」

    她忍不住,回道:「當然記得。她與我同叫舜華,她比我出色太多,是京城四大名門富戶之一,與哥同為京城四大當家。一介女流,能有此地位,實在不得了。」《京城四季》每月一集,忠實紀錄京城四大名門富戶的一切,祕聞啊祕聞,她真的很熱愛祕聞啊!

    他輕笑一聲:「崔舜華背景雄厚,是天生的名門富戶之後,行事張揚跋扈,不看重人命。她怎配跟妳比?」

    那是你太看重我了,舜華想著。要是當年絮氏風光未損,只怕她會比崔舜華還囂張行事呢。

    同樣都叫舜華,一個是富貴逼人的崔姓,一個是早就家道中落僅存一脈的絮氏之後,兩人的命運早就南轅北轍了。崔家與今日今時的皇室有那麼些關係,崔舜華自幼聰慧過人,十二歲家中大權一把抓,她是天生的名門出身,行事毫不忌憚,曾鞭人重殘;也有因一時玩心,將看中的小公子送入宮裡閹了,再放到身邊當低賤的僕人。

    此女一時情緒,就讓一個好好的人就此毀了一生,這一點是她這個家道衰敗的絮氏舜華最無法忍受的。

    她想,她這個絮氏舜華唯一強過崔舜華的,就是那麼一點點善心,其它的,實在是……沒得比。

    雖然如此,她還是勉強讚美一下崔舜華,以表她良好的德性。

    「我想……一年前崔家夜宴的鼎食鳴鐘,她本因一時之快想廢去自家伶人手腳,但臨時改變主意放過他們,這也算……好事吧。」要她說出真心話,她會說,因為自己喜怒而決定他人生死,崔家奴僕遲早有一天會群起抗之。

    舜華雖愛看小道消息,但終究是各人事各人擔,她只是旁觀者,不可能會插手去警告這崔舜華。

    「這幾月,我瞧她……有幾分像妳……」白起忽道。

    舜華回神,笑道:「什麼?」

    「……沒事。我是在想,同叫舜華,竟是天地之差。」

    「正是,正是。哥該慶幸你妹妹是德性溫良的舜華,而不是崔舜華。要不,你可要天天為我煩惱了。」所以,就看在這麼善良的妹妹面上,快把你要去提親的事主動揭破吧!是男子漢就不要拖拖拉拉的,她也會暴怒的!

    「少爺。」管事又在門外低聲喊著。

    白起心不在焉又摸著她的頭,徹底忽略她哀怨催促的目光。那霸道的女魔頭怎會跟舜華相似?要說誰仿誰,他是不信的。幾年前崔舜華為顯自己天下無雙,不准北瑭京城有任何與她名字相同,那時京城被她鬧到雞飛狗跳,若然不是有他頂著,怕舜華也要被那女魔頭強硬改名了。

    怎麼會像呢……又不是姐妹……

    「哥,既然有急事那就快去吧。」舜華心裡歎氣,嘴裡笑道:「我今晚等你,你……要有什麼事,今晚跟我都說了吧。」她伸出手,期待地看著他。

    他沉默一會兒,淺淺一笑,與她勾勾手指,答道:「好。」

    她看看自己掌心,有點遺憾。她一直想來個擊掌立誓的,偏偏白起哥就喜歡這種小姑娘的勾勾指。

    白起又與她閒聊兩句,臨出門前,心跳莫名急顫兩下,令得他心口一時悠悠蕩蕩歸不得位,他警覺地回頭看她一眼。

    她笑彎眼,面容有些雪色,但,精神甚好。

    他的心,安了。

    他一出房門,管事就在院裡等著,急聲著:

    「少爺,提親的吉時快過去了,柳家差人來催了。」

    白起撢撢衣袍,翻展出金紅線的袖口,淡聲說道:

    「明天,去把小姐房裡的婢女撤了,不准再讓這多嘴的丫頭接觸小姐。以後誰要再敢收了外人的好處,在小姐面前嚼舌根,一律低賤轉賣出去,不准她們再有在小富家以上做事的機會。」

    這外人自是指白起以外的所有人,就算它日柳家千金嫁過來,在白起眼裡,怕也只是個外人而已。

    管事心裡有底了,答道:

    「是。」
  • 路人
  • 分享

    有女舜華 / 于晴

    楔 子

    倒臥在地的年輕女子身著西玄的曲裾深衣,凌亂長髮掩去她的容顏,雪白的足心正貼靠在冰涼的地面上。

    她的身後,是飄動的大紅床幔,男子沉在被褥間昏睡著,不知這女子已然無息。

    立在門口的青年,不必上前探息,也萬分確定她斷氣了,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無法抑止盈溢胸口的恨意。

    他好恨好恨好恨啊!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恨不得學鄰國大魏最殘忍的刑法將她身上一片片的肉削去。

    為什麼明明她死了,他還是歡喜不起來?

    他用力抹抹臉,忍住將她千刀萬剮的衝動。眼下她中毒而死,即使是北瑭太醫親自前來,也只能認定她是睡死,他實在沒必要把自己的命再搭進去。

    那毒藥她毒死過其他人,確實令人查不出死因,如今用在她自己身上,也算是現世報了。

    他深吸口氣,不經意瞥見床幔後熟睡的男子。北瑭的名門富戶也不過如此,只要她有心,就連京城四大家的尉遲恭也逃不過她的魔掌。

    尉遲恭該感謝他,要不是他毒死她,只怕她的詭計就會成真,讓伊人姑娘親眼見這尉遲恭與他人的春宵一夢。

    他就搞不清楚,為什麼名門富戶出身的男人們都喜歡那個稱不上絕色的伊人呢?

    他冷笑,悄悄退出的同時,忽地瞥見她那雙裸露在裙襬外的赤足。

    她曾沾沾自喜道,北瑭人年命約六十五,近年上至七十五,但,唯獨她例外,她要活到百來歲太容易,有大神官在她身上留下長生咒,它日不幸離魂,可挽回一命。

    惡人極度怕死,她就是最佳實例。

    那長命咒……真能替她續命?他略略猶豫,決定上前確認她的生死。

    床上的尉遲恭突然有了動靜。青年咬咬牙,又看了這絕對是屍體的女人一眼,無聲息地消失黑暗裡。

    密室,無風。

    倒臥在地的女屍,細白的手指顫動了下。

    大紅床幔後的男子猛地張開俊眸,以肘撐床,徐徐翻身坐起……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