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原文改了幾個錯字)

身為一個文科班男生,我無可奈何地生活在了一群腐女中……每天耳濡目染,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正常地走出這個班……

來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腐女吧……



1
腐女A是我同桌,人長得小巧可愛,特純真那種。
某天,她在給MP3插耳機,插了半天插不進去。我剛想幫她的時候她就插好了。然後小聲地嘀咕了一句:「這是什麼受啊,要這麼插才爽!」
我,默默地走開,深切地體會到什麼叫人不可貌相…


2
還是腐A……
那天,她在剝橘子,她完整地把皮剝掉後盯著它看了很久,我好奇她在看什麼,湊個頭過去……
只見她默默地把手指插進了橘子中間的洞裡……


3
腐B,內向型女生,平時很安靜,但語不驚人死不休……
那天無聊,用手機玩俄羅斯方塊。腐B經過,看我玩了好久。我見人女生老站那看我玩怪累的,就問她:「你想玩?」她特靦腆地搖搖頭,說:「沒,我昨天看了篇俄羅斯方塊的同人,現在看見有些感觸……哎!你別顧著看我啊,攻下來了!受在那,那……」
我石化……


4
我和腐C聊天,問她:「你們是不是特想把全世界的男人都配對啊?」
她特深沉地望了我一眼,嘆口氣說:「我們啊,是男人不搞BL我們不爽,但全世界的男人都搞BL我們更不爽…」
我點點頭,理解地看著她,說:「我覺得,你們還是正常的!」


5
在我們班,最讓眾MM鬱悶的是班裡的電腦。電腦一共有兩個USB插口,MM們經常要用它來傳東西……
於是,我們經常可以聽到這樣的對話…
「哎,我有最新的XX,你要不?」
「好啊,傳給我!」
「我插好了,你先別插!」
「知道了,玩這麼久了,我還不清楚它麼?」
接著就是兩人詭異地笑……
聽多了實在好奇她們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找機會問了,結果我得到這樣的回答
「你不知道嗎,這弱受被玩多了,做不了雙飛,一來就休克!」(翻譯:這電腦的兩個USB不能一起插,一插就死機……)


6
還是電腦……
咱的電腦有還原設置,但有一個不知道誰發現的絕招,只要在開機時不停地按鼠標就可以阻止還原。
那天某MM在上面按了半天結果還是還原了,鬱悶地說:「啊,還原了,白費工夫了,根本沒用嘛!」
這時腐A經過,默默地走上去,傳了點東西,然後說:「看好了……」
然後在開機時帶著無比猙獰的表情用光速點擊鼠標,然後成功了!
她最後直起身,呼了口氣,說:「看到沒,你不行是你技巧不行,這受機經驗太多,對前戲很挑剔的!」


7
好吧,現在來說說我可憐的男同胞們!

作為文科班,一個千古不變的定律是「陰盛陽衰」!我們班更是以15:50的男女比例堅定地貫徹了這一真理!然後值得注意的是我們班70%的女生都是腐女的悲慘現實!這就注定了我們要單身到畢業的結局!!什麼?你說還有30%?算了吧,要知道這年頭美女要不就有主了,要不就腐了,剩下的就自己搞同性戀了……是一個都沒給我剩下!那些正常的不是歪瓜劣棗就是有性格缺陷……

其實那70%還是保守估計,那30%裡可能還有些沒被發現的地下黨。畢竟還是有人喜歡低調的……

所以,我們這十五個男生作為一個堅定的整體,共同抵禦著外部的侵蝕……我們的目標是——正常地從這裡畢業!!
但,怎樣純潔的社會都會有敗類,共產主義還是很遙遠的目標……在我們的革命統一戰線中,還是有同志抵禦不了糖衣炮彈的打擊,叛變了!就有男生養成了上廁所找伴的習慣,現在還找了個固定的……想想,有個男生在課間十分鍾千里迢迢從另一棟樓跑來只為了陪你上廁所……好意思嘛你啊!
我說了,腐女中不乏美女!!她們是讓人墮落的惡魔啊~想像,你只要抓個男生貌似親熱地抱抱,來個小錯位就可以得到一大幫美女的尖叫,還多了很多和美女交流的機會,何樂而不為?於是,在那個夜黑風高的上晚自習的晚上,我看見了那一幕……

那時A男B男在教室外不知因為什麼事有些小爭執,說著說著眼看就要打起來了,這時A拉住了B的衣領。頓時他們覺得氣氛好像有些不對。環顧四周,發現在每個柱子、門後都有幾雙閃著寒光的眼睛,明裡暗裡不知有多少人盯著他們……
我不知道他們當時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為他們抹了一把冷汗,特別是我看到腐A扒在門邊一臉壞笑地摸著下巴的時候……
這時,跌破我眼鏡的一幕出現了!只A男的表情一瞬間柔和了,他輕輕地將B推到牆上,雙手撐在B的頭兩邊。這時B彷彿突然醒悟似的,用手開始推A的胸口……這時A的手慢慢滑向了B的臀部……就在我醒悟過來準備去阻止他們時,上課鈴響了!感謝神啊……

嘆氣聲、不甘聲、哀號聲此起彼伏,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生物們帶著各種表情走進了教室。經過他們身邊時都是彷彿從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壞笑。那個寒啊……

等他們兩進來後,我一臉嚴肅地去找他們,質問道:「你們要這樣墮落了麼?你小子!你不是喜歡XX麼,搞什麼破同性戀!」

這時A一臉委屈地說:「老大,剛才那情形你也看見了,我們不那樣你以為我們現在還能這樣好好地站在這和您說話麼?再說了,剛才她也在看著,我不得表現我男子漢的一面給她看麼?」
「原來是這樣!」聽到這B不服氣地嘟囔道,「怪不得你剛才那麼用力壓我,剛才XXX也在耶,你就不顧及我了?」
「怕什麼?你那位喜歡弱受,我那個喜歡強攻,這不正好了?」
「也是,不過你那個不是喜歡強強嗎?」
「對啊!壓錯人了,老大,剛才壓你就好了!」
「壓你個頭!」我忍不住猛敲了他一下。
哎,望著外面一片漆黑的天,我真正感受到了前路的迷茫和背後的寒氣……


8
再來說說咱們的班主任。這位班主任遠看一社會大好青年,近看一中年猥瑣大叔……帶了我們班一年半,對我們是知根知底,但就是時常裝傻,睜隻眼閉隻眼。我們班會變得那麼烏煙瘴氣我想也和他這種帶班風格有關。

我們班有個不好的習慣——上課愛睡覺,這是普遍現象,沒辦法,大家的「夜生活」太豐富。老班教歷史,他很清楚怎樣讓我們班的大部分人在上課的時候清醒過來。他時常會在講課的間隙插入一些正在講的人物的逸事,比如毛澤東與周恩來不為人知的過往,毛澤東和林彪的不正常關係……反正感覺在老班口中老毛就一總攻, 長征就是老毛帶著他的後宮觀光去的。就連蔣老大貌似也是因愛生恨才這麼和老毛對著幹的……老班在做課件時放了一張老毛去重慶談判時和蔣老大的合影。當時,老班看著那課件感慨道——「其實和蔣介石站一起時,毛澤東還是顯得挺賢慧的……」呃……原來在老班眼裡蔣才是總攻啊……

因為老班知識淵博,博覽群書,所以說的事還真是十分的不為人知……於是他的課成功地吸引了眾MM的目光,我們班優秀的歷史成績不能不說是他「因材施教」的結果……


9
好,接下來我們來說說這一切的原由吧……
其實,本來我們班是很正直,很正常的。暗流都洶湧在平靜的表面下……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腐A!她是我們班歷史的轉折點!她是轉學生,自從她轉來後,不知怎麼的,我們班的腐女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了!地下黨從黑暗走向了光明,曾經CJ的被腐化了,曾經不CJ後來CJ了的又活回去了……
腐A引領著她的同伴們在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


10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腐女也不是只有快樂,她們也有她們的煩惱……
比如誰攻誰受的問題……注意!!不是討論倆男的,是她們自己!要知道,要做一個真正的腐女不只要Y別人,還要Y自己!據她們說這麼做並不是有GL傾向(有趣的是在這麼強的腐女群中倒是很少人喜歡GL的)而是為了提高自己的鑑賞和辨別能力……於是,這種攻受之爭會時常出現……每當這種時候,我總會很享受地坐在旁邊觀戰——帶著一種報復的快感!看你們平時那麼欺壓我們,這會兒輪到你們了吧!!吵啊!繼續吵!

那天這種爭吵到了一個白熱化階段。起因是一被權威定性為弱受的小女生決心為自己平反,於是向仲裁委員會提出上訴。這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攻受皆可卻被定為受的腐們也覺醒了,紛紛上訴。我是照例在旁觀戰,這次真是吵得天昏地暗啊……論點、論據、論證樣樣齊全,證明材料從人體構造到小說情節覆蓋全面。甚至有一強人用出了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來為自己驗明正身…我到這時才發現我們原來有這麼多博學的辯才,只是在辯論賽的時候怎麼不見她們這麼厲害?我正疑惑著, 忽然覺得氣氛不對——怎麼這麼安靜?環顧四周,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我身上!

「呃……怎麼了?別,別管我,你們繼續啊……」我這時真是坐如針氈啊……瞅瞅平日裡那些和我稱兄道弟的東西們現在一個個縮在角落裡看好戲!TMD,見死不救是吧!回去你們就知錯!!!

就在我左顧右盼找救星的時候,腐A走到了我旁邊,一直那引起這場鬧劇的禍根說:「我們問你呢?你覺得她是攻是受?」
「我…我哪知道?」
「但我見我們每次開會你都有聽啊,耳濡目染的也該懂一點了吧!」這時我發誓我聽到了男生的笑聲!TMD,你們這群死小子,你們死定了!!等著吧!!
「哎……我是真的不懂這些專業知識啊~姐姐,饒了我吧!下回不敢偷聽了!」哎,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現在不示弱等會兒會死得很慘……另外這腐A特喜歡我們叫她姐姐,求她時那是一叫一個准,也不知是從哪學來的怪癖,希望這次也有用……
「那你憑感覺說吧,我覺得你挺有資質的,是個好苗子……」我這真是冤枉啊~我這一正宗得祖宗都找不到的直男是哪門子的有資質啦~
「別裝可憐,說吧!」
「這……」我剛想開口拒絕,就對上了腐A那冒這寒光的眼睛……你說這一清純小女生是怎麼被弄成這樣的呢?沒事那麼有氣勢幹嘛?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感覺有人碰了碰我,隨後一張紙條塞進了我手裡——可是這種情況叫我怎麼看嘛……這時腐A表情一鬆,說:「 看吧,說不定是你的智囊團給你出的主意呢?」我如臨大赦般地打開了那張紙條,上面寫著——老大,隨便說一個吧,別堅持你的狗屁原則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您不想被調戲吧……咱們班就你沒被染指了,你得給我們留一片淨土啊~

哎…合上紙條,我被同志們的階級感情深深地感動著——但是,這說了和沒說有區別麼?你沒見那小女生一臉可憐巴巴地看著我?你沒見旁邊又是一臉威脅的表情。這叫我怎麼選啊!!
「你想好了沒?」
「啊……那我真說了……」
「說吧!」腐A鼓勵地拍拍我的肩膀,卻讓我豎起了一身汗毛……這時,我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我要賭一把!
「我是這樣覺得的,其實吧,你們一生下來就已經決定了攻受,不是麼?」顯然我的話引起了大家的興趣,腐A也一臉玩味地看著我。
「那做為女生,你們一生下來就是受不是麼?難道你們還能攻我?」大家好像都沒想到我會這麼說,都面面相覷。「噗……」腐A第一個笑了出來,接著這笑像傳染一樣傳了出去……
「說的好啊!XX你服了沒?」腐A對那禍根說,那禍根紅著臉沒回答。這時一雙雙手拍上了我的肩,哥們高興地說:「老大,終於讓我們揚眉吐氣一回了!」這時我也特高興,沒想到效果這麼好,真有成就感啊……

我正陶醉著呢,這時腐A伏在我耳邊說:「你的專業知識果然不夠啊,我可有不只100種方法可以攻你呢……我只是懶得和她們吵了,這次放過你!好好加油吧,下次可沒那麼簡單……果然是棵好苗子啊……呵呵呵……」

寒氣還在背後冒著,我撿撿地上掉的雞皮疙瘩,望著那個遠去的背影感嘆——果然革命的路還有很遠啊……

 

PS.CJ=清純

 

amoamo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